Category: "文章"

二十年后

文章 3 feedbacks »

http://library.hnjhj.com/article/twenty_years_later.pdf

二十年前,中国发生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民主诉求,这使其在发生时就注定将被载入史册。但大多数人没有料想到,事件的结局是如此的悲壮。更没有想到的是,一次失败的民主诉求,在此后二十年的岁月里,竟然如此迅速而又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的面貌和走向。二十年过去了,当我们回顾历史,所有的这些才逐渐清晰起来。

六҉四҉事件悲剧性的结局是执政党彻底丧失合法性的标志,它使建国以来堆积的所有社会矛盾和解的可能性被彻底打破。如果说一个不体恤民情的政权没有执政的道义基础的话,那么一个屠杀人民的政权则毫无疑问是非法的。执政党彻底扬弃正义也必然注定了其被历史所无情抛弃的结局。

这次事件之后,孤注一掷的执政党,寄希望于通过发展经济来挽救岌岌可危的政治局面。二十年来,生活逐渐殷实起来的一方向往与之相匹配的政治上的权力,而不见起色的绝望一方则加速了社会矛盾的激化。他们都被执政者视为不稳定的潜在因素,并被许以更大的经济利益作为诱惑,希望借此无限期地拖延合法性争论。经济的不断加码产生了新的社会矛盾;而日益复杂的社会矛盾又需要经济上不断加码来冲抵。于是,中国的经济也像打了鸡血一样迅速崛起。

然而,经济指标的提升并未对改善人民的生活起到明显作用。经济发展的大部分成果被小部分具有先天竞争优势的人所瓜分。中国经济二十年来的发展已经清楚地展现为,通过对于底层劳动人民的疯狂掠夺而实现社会资源的重新分配。另一方面,经济指标的改善也未能提升中国企业的竞争力。急功近利的商人在好大喜功的政客的指引下,中国的企业几乎完全放弃自主创新,安于成为世界加工厂,同时毫无节制的挥霍子孙后代的资源,将中国带上拉丁美洲的发展道路。

与此同时,在一切以经济为中心的指导下,中国社会拜金主义、功利主义、机会主义和道德虚无主义极度横行,整个社会风气每况愈下。在如同原始丛林般的竞争环境里,利欲熏心的商人勾结横征暴敛的政客,一方面,疯狂地累积财富,同时又一个个令人目不暇接地列队成为阶下囚。整个社会变成赌徒的赛场、冒险家的乐园。

其次,中国知识界在这次事件后迅速奴化。知识界是历来政治运动的重灾区。如果说知识分子从反右被打断脊梁、文革被彻底消音的话,那么八҉九҉年以后,在权利和金钱的威逼利诱下,奴才型的知识分子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一夜间完成从受害者到制度帮凶的脱胎换骨的转变。这些完全丧失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在关系民族大义的大是大非问题上袖手旁观、顾左右而言他。而在领会、揣摩、迎合自家主子方面则善解人意,主动抛媚弄骚、投其所好、各显神通。完全丧失了良知和原则,丧失了匡正时弊、启发民智的天职,沦为统治的传话筒和驯服工具。

如果说,中国的改革在前十年时间里,在经济、政治和文化上均有建树,为改革奠定了基础的话,此后二十年改革的成绩则乏善可陈,并为未来埋下来巨大的社会隐患。而这一切,很大程度上可以追溯到六҉四҉事件所导致的合法性危机。然而,罪恶造成的恶果往往只能靠更深的罪恶来掩盖。二十年来,统治集团不仅没有回归正义,反而加速了其黑社会化的进程。八҉九҉年以后,集团内依恋正义者遭无情地排挤、软禁和流放;心狠手辣的刽子手们却一个个身居高位。军队、公安、法院、检察院一一丧失独立性,逐渐沦落为黑社会集团的外围组织,成为维护统治集团利益的工具。二十年后的今天,执政党已经完全蜕变为一个没有原则、不讲人性只讲党性、一切以维护统治和集团利益为唯一目的专制独裁政权。

迷恋黑暗者最惧怕阳光。独裁政权在强化其统治的同时,不忘变本加厉地打压异议人士、堵塞言论、混淆视听、制造假想敌。在中国,记者、律师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危险的职业。而从网站泄漏的关键词过滤列表可以看出,在当今的中国,言论禁忌是历史上任何文字狱鼎盛时期都无法企及的。

然而,合法性问题不可能永远搁置,六҉四҉是必须得要跨过去的坎。二十年来,人民没有忘记六҉四҉,执政党更不敢忘记。大家心知肚明、心照不宣。历史的评说最终靠得还是天地之间那杆秤,我们有理由相信,正义虽然有时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罪恶只能通过彻底检讨来救赎,不然只能越积越厚。靠倒浆糊来蒙混过关肯定不是办法。实现权利的顺利更迭,只有弃恶扬善。

随着时间的推移,执政党面临的两难困境将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棘手。靠利益收买无法永远奏效,放任腐败等恶势力肆意发展,唯一结果是被民众暴力声讨;声严色厉地打击腐败,则将亲手消灭制度的坚定拥护者和统治的最后根基。经济强心剂也只能暂时延缓机体的衰败。仓廪丰实自然催生制度上的思考,物质提高则不甘逆来顺受;倘若重回闭关锁国的年代,则民不聊生而无所畏忌。诉诸邪恶也不是长远之计,随着黑社会集团逐渐壮大,当全社会都黑社会化了,那么黑社会赖以生存的敌人又在哪里呢?

仅仅过去了二十年,中国大地沧桑巨变。一次失败的民主诉求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如此悲壮而又深远地影响中国政治、经济、生活等各方面,不禁令人心酸。最后,想起杰弗逊的一句话:之所以暴君可以立足,是因为拥有良知的人民沉默。在当今的中国,邪恶之所以能够大行其道得更是得益于良知者的集体沉默。每当想到这一点,我就无法继续泰然自若地去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使自己相信,某些邪恶不同于其他的邪恶,或者去说服自己邪恶偶尔也会孕育芬芳。

黄健 于美国旧金山
二零零九年 六月三日 星期三

实况10妖人综合排名

文章 4 feedbacks »

http://library.hnjhj.com/article/we10.pdf

每次跟朋友讨论实况,我说C罗在我队里是二线队员时,朋友总是以异样的眼神打量我,然后问“那你用谁?亨利?托雷斯?”。我说这些都是三线的,并且得意得报出一连串名字。朋友们惊恐万状:还有这种人?……如果给所有我找到过的球员打分,C罗这小子还不满70分,亨利连及格线都没过,这种人能用吗?

基于网上还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不说是权威的或者系统的——哪怕是全面的调查,因此便有了本文。笔者从一个业余玩家的角度,通过在游戏中收集到的一些数据对游戏中的大批球员做了一个量化的综合统计。在此,向各位实况迷们献上这份40人的妖人大名单。

评分标准和概览

评分原则:评分必须基于综合、客观的指标并且不依赖后天训练。这其中原因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每个玩家都有自己的打法,并且因此产生主观的偏爱。比如有的喜欢单打独斗、有的喜欢团队配合;有的擅长长传冲吊、有的擅长短传渗透。所以,基于主观因素的比较是不公正的。其次,后天训练理论上可以让任何一个球员的数值全部达到99(比如,笔者就曾经把Zidane这个残废摧残到全部数值99),所以,基于后天数值的比较也是没有意义的。

评分标准:基于以上的原则,评分使用以下四个指标:成长曲线数值高低、巅峰期长度、特殊技能数目和场上能够胜任的位置。其中,成长曲线数值和巅峰期长度联合起来考量。详细评分方法参见附录二。

概览:游戏中,巅峰数值最高为96,且只有Cwarim一人。巅峰数值达到95的有11人。数值保持在90以上最长的为22.5年(Cwarim)和22年(Zilre),其他无人超过20年。游戏中拥有特殊技能最多的为10项,有四个人,分别是Cwarim、Malgani、Proquinei和Henry。Rooney、Ronald和Shevchenko次之,拥有9项。场上位置方面,Cwarim一人能踢除守门员之外的所有11个位置,真是妖道无边!除此之外,Peakren(9个位置),Cocu(8个位置),但都不能算是妖人。守门员方面,Cech最强,远远超过其它任何门将(强到稍微训练一下就可以用来踢前锋),Pagliuca和Buffon次之。国籍统计中,除了传统妖国巴西外,小日本对无冕之王荷兰给予了极大的肯定,综合排名前3位中荷兰人占了两个:Cwarim(第一)和Niilsentz(第三)。三剑客Gulaas(Gullit)、Von Bolsen(Van Basten)和Raukoores(Rijkaard)中除Raukoores稍微正常一点外,其他两个都是疯子。

妖人综合排名

1. Cwarim(Johan Cruyff 约翰·克鲁伊夫):此人巅峰数值高达96,无人能出其右。会10项特殊技能,并且可以踢场上12个位置中除守门员以外的全部11个!是实况中名副其实的第一妖人。

2. Zilre(Zico 济科):此人可能是唯一一个可以和Cwarim争夺第一把交椅的了。此人从24岁开始一直到46岁退役,数值线一直在90以上!(济科曾经担任过日本队主教练,这也难怪小日本把济科做得那么妖。)

3. Niilsentz(Johan Neeskens 约翰·内斯肯斯):此人是历史上巅峰时期荷兰队的中场巨星,数值巨高。虽然综合得分跟前两位有一定差距,但第三把交椅却非此人莫属。

4. Lon Barron(Roberto Baggio 罗伯特·巴乔):斑马王子在游戏里能够排在诸位球王的前面得益于他漫长的巅峰期。(可能也得益于日本妹妹的喜爱)。

5. Malgani(Diego Maradona 迭戈·马拉多纳):这个人不用说了,会10项技能,是这个地球上曾经出现过并且在可预见的将来球踢得最好的人。

6. Torsen(Tostao 托斯塔奥):历史上曾和贝利、加林查等并肩作战的巴西队又一传奇球星。

7. Gulaas(Ruud Gullit 路德·古利特):历史上的荷兰三剑客之一,在游戏里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球员,几乎所有位置都能踢(辫帅竟然能踢清道夫?)。

8. Rooney(韦恩·鲁尼):Rooney和Prilo是游戏里唯一两位跻身前十的“在世球员”。此人大家都比较熟悉,优点众多,几乎没有什么缺点。会9项技能,并且可以踢前场的任何位置。

9. Schelnow(Bernd Schuster 伯恩德·舒斯特尔)此人其实也是巨妖,可惜只能踢攻击型前卫一个位置,综合得分上有一定影响。此人和Niilsentz有些相似,都是彪悍的攻击型前卫,射门都是带着仇恨般的势大力沉。

10. Pirlo(安德烈亚·皮尔洛):著名的意大利中场发动机。是游戏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会playmaking技能的球员。和Rooney一样,作为在世球员,Pirlo也被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

Full story »

我的世界观

文章 2 feedbacks »

http://library.hnjhj.com/article/weltanschauung.pdf

据我所知,爱因斯坦写过一篇同名的文章,如果你找的是那篇,尤其是从谷歌或百度链接到这里的朋友,对您的失望我深表歉意,作为补偿,您要的文章我放在这里了。对于其他人,我也同时推荐爱因斯坦的这篇文章。这是一篇和他相对论一样闻名遐迩的文章,希望您也有机会领略伟人的思想精髓。

以下则是我个人思想上的点滴反思。之所以称其为世界观,简单的说就是审视世界的眼光,是对于客观世界本质的思考,也是多年以来逐渐形成的立场与坚持的原则。对其加以整理,目的在于明确和坚定自己所信奉的原则,从而避免人生道路上的彷徨与迷茫。

身处飞速发展的社会,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接受和产生新的思想,有时新的思想甚至会取代旧的思想,这是让人无比欣慰的时代进步的象征。但对于有些根本性问题的看法是根植在我们内心深处、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的。对这些问题的观点在很大程度上构成了我们立身之本,任何新接纳的思想都必须经过这些观点的严格检阅。同时,这些重大的、根本性的原则也是不允许轻易改变的,否则这个人就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思想,作为经历的沉淀,和经历本身相比,对于刻画一个独一无二个体来说具有更重要的意义。和大家分享自己的所思所想,不敢妄图有所启示作用,有所共鸣已是莫大的荣幸,但至少也可以达到有所了解的目的。

对科学与信仰的看法


很多人把无神论者和无信仰者等同起来,我们知道这是错误的。不相信有超自然的力量不等同于没有任何信仰。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个人是有坚定科学信仰的坚定无神论者。虽然本能地对于一切伪科学及其派生物无限厌恶(如巫术、迷信、玄学),但我不觉得科学与宗教信仰在本质上是矛盾的。我觉得从本质上来讲,人类对科学的信仰与对宗教的信仰都来源于一种共同的强大驱动力,那就是人类对于自然世界的好奇心。没有了这种好奇心,我们就不会去关心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是这样,就不会绞尽脑汁地去推测这些问题的答案,也就不会有进步与文明。当然,当人类还处在茹毛饮血的时代,这些推测中包含了许多不确定的、武断的因素,这些不确定因素,在我看来,就是宗教信仰。

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人类对于自然的认识不断地加深,这些不确定因素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越发扩大。人类的知识就像一个不断膨胀的气球,随着内部容积的不断增大,与外部未知世界接触的表面积也越来越大。所以,在人类信仰中,宗教总会占有一席之地,只是相对比例不断减少而已。

与此同时我们又看到另一个趋势。随着宗教生存空间的增大,我们同时看见,“神 ”的功能却在不断缩小。人类茹毛饮血时代的“神”真的是很神的。他们批量生产地球上的生灵、决定万物的生死存亡;他们呼风唤雨、决定日月星辰的走向。而今,“神”的作为已经变得非常有限,哪怕“神”真的做了什么,无非也就是当初在很小的空间里放了一大堆能量;或者当初对单分子无机物进行了不断地高温加热,因为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们已经非常精确地知道了。今后,我相信,“神”能做得也只剩下为人类栽培的科学参天大树修理边幅了,只不过有更多的边幅需要修理。

与许多古希腊哲学家、启蒙时期哲学家相似,我认为人类的理性是至高无上的。任何存在的事物都有它存在的理由;任何合乎理性的事物都应该存在或终将存在。用黑格尔的名言就是“凡是合理的都是存在的,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我同时相信,凡事都是可以推敲其背后的缘由的,并且是可以被人类的理性理解的。从这点上来讲,我同意康德的“人的理性、因果律、道德观念是与生俱来的、根植在我们内心的”的哲学观点。但同时,我对康德对人类理性所持的保守态度不尽赞同。康德认为,我们无法讨论“事物本身”是怎么样的,我们只能讨论“我眼中的事物” 是怎么样的,因为我们永远都无法确定我们眼中的“事物本身”是不是真实的“事物本身”。换句话说,人类理性的用武之地是有限的,用他的名言“如果人类的脑袋简单得足以让我们了解的话,我们还是会愚蠢得无法理解它”。同时我对休姆等经验主义哲学家们认为经验是科学的基础也持怀疑态度,我更倾向于相信,理性的作用是用来防止经验成为科学的基础。

Full story »

我的学生时代

文章, 生活 24 feedbacks »

http://library.hnjhj.com/article/student_epoch.pdf

求知欲强的学前岁月

自从我有意识的时候起,就觉得自己集天地之精华、万物之灵气。太小的时候的事记忆已经十分模糊了,但就记得好奇心和求知欲特强,整天要听爸妈讲故事。而且故事听一遍我就背出来了,我妈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一本365夜故事已经不能再讲了,因为只要读错一个字,我就不爽,打住,“上次好像不是这样的”云(注意:那个时候最多三岁,根本连一个字都不识,全凭记忆)。后来只能发展到买讲故事磁带给我自己听去。当时记忆力好到什么程度,一整盘磁带长的故事,听两遍就能自己讲,而且一字不漏地全文背诵。连我爸妈都觉得我是奇人,就赶忙帮我录了下来,并且亲戚朋友聚会当场表演。于是我家现在还有N盘我讲故事的录音带。距确凿考证,当时本人四岁。

不可一世的小学时代——舍我其谁

现在回顾起来,小学时期的我一直有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自命不凡,总觉得自己是只灵气十足的神鸟。记得小学时候经常以“双百”的标准来衡量一个“牛娃”具体牛到什么程度,本人从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那时候考试只有语文和数学),每次考试都是“双百”,毫无悬念,所以从来不把任何同龄人放在眼里,甚至是老师。

本人小学里现在回顾一下总体看来没有弱项,但以数学与音乐见长。记得三年级的数学期末考试,本人估计也就用了一半的时间就做完了,然后就在那里不老实(当时好像还不知道有提前交卷这一说法,不然早就到操场上疯去了),具体干什么也不记得了,反正吸引了监考老师的注意(一个食堂阿姨)。她看我如坐针毡的样子就走过来,问了两句话,被我两个“恩”打发了,第一个问题是“你做完了?”,第二个问题是“检查也检查过了?”。最后估计她也忍无可忍,极具讽刺意味地反问:“那么肯定一百分了?”我头也不抬,给了她第三个“恩”。结果出来什么分数么大家也猜到了,后来我发现,显然那位阿姨后来还是怀恨在心的,因为考试结果一出来,她就立刻知道了,结果那天的午饭我就比别人多吃了一块大排骨,并在其他同学面前被介绍了“光荣事迹”。

现在回忆起来,小学里这种骄傲、不可一世的性格让我也碰了不少次壁。挫折感最大的是小学当了五年的小队长(由于种种制度上的原因,现在考证下来其实是四年)。本人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是班长,虽然没有做过什么实事。但从两年级下半学期戴红领巾时候起,仕途就嘎然而止了。我们班级有两个大队长名额,大队长不是民主健康的选举制度产生的,而是推荐的,本人故不对这种腐败的制度抱有任何侥幸。而中队长是班级里选举的,理应由我的份,但班主任竟然鼓动同学不要选我!于是乎我就落了个小队长,虽然牌子我是一天都没带过,太丢人了。这也使我很早就看穿了诸如此类带有强烈宗教信仰色彩和阶级斗争性质活动的本质,也让我对今后入团入党等一系列形式主义一概不屑一顾并且深恶痛绝。

小学里我回家是从来不做作业的,多半本来就没什么作业,再加上我动作又利索,三下五除二就全部搞定了。自己当然也不知道主动求学之类的,一回家就玩,具体玩什么我也记不清了,现在想想真是虚度了那段宝贵的时光。父母说老实话也从来没怎么管过我,主观上工作比较忙,客观上儿子一问考试成绩都是一百分,这样的阴差阳错就让我几乎靠小聪明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整个小学阶段。不过这种不经意的放任,虽然在当时看来是祸根,但后来却证实是我自立、自制、自信并经常能在失败中反省自己的重要因素。

现在想想,小学里四年级以前的东西全凭小聪明都可以搞定,但之后开始,在中国初等教育的体制里,学习开始迅速向简单重复体力型劳动过渡。本人由于没有能够充分认清这一发展趋势,从而导致了战略上的失误。具体地说,当时没有意识到当时的当务之急是寻找一套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为今后的学习打好基础,于是从此便难以自如地应付此后日益强化的学习任务。

小学里可以说什么学习方法都没有。五年级的时候,第一次从爸爸那里得知“考前复习”一说(本人以前从来不临时抱佛脚,考试完全凭平时积累),一试还挺灵,感觉这招果然事半功倍,英语单词平时既使记住考试忘了反而划不来。于是在中考时小试牛刀,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最后还是不费吹灰之力考入一所重点中学,不过后来没有去读。

Full story »


Contact. ©2017 by Jian Huang. multiple blogs / web hosts.
Design & icons by N.Design Studio. Skin by Tender Feelings / EvoFactory.
Entries RSS Comments RSS Log in
Valid XHTML 1.0 Transitional Valid CSS! [Valid RSS] [Valid Atom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