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书评"

50 lives a word

书评 2 feedbacks »

经聂教授推荐,最近在研读杨继绳的新书,书名(点击书名下载)。

这是一本弥足珍贵的史料,是迄今为止对于六十年代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那次大饥荒最翔实的记录。作者系新华社资深记者、《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在任职于中国最著名的假新闻制造中心期间,除了每天忙于编造适合执政者口味的新闻稿件之外,杨老还利用职务的便利,广泛搜罗内部文件材料,亲自采访百余位当事人,耗时近20年写成了这本——我粗略地计算——70多万字的巨著。

书中作者详细记录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那次大规模饥荒的来龙去脉。由于政策性失误造成三千万中国人在此次饥荒中丧生的事实早已不是什么讳莫如深的秘密。根据作者在书中得出的数字,从1958年到1961年间的四年时间里,中国大地上非正常死亡的人数为——骇人听闻的——3600万,这个数字比今天大洋洲所有30个国家加在一起的人口总数还要多。书中的每一字都记录了50条鲜活生命的覆灭。

根据作者提供的资料,大跃进政策导致的全民癫狂是造成大量非正常死亡的罪魁祸首,其主要原因是以下几个方面因素的叠加:

  1. 虚报浮夸风造成严重后果。明明亩产一百斤要吹到亩产一万斤(从而体现人民公社优越性)。于是就按一万斤来征收余粮,结果是把第二年的种子也一起收走了。
  2. 凡是对粮食产量存有疑虑或提出异议者,既被扣上“反对大跃进”、“否定大丰收”、“保守主义”、“蜕化变质分子”……等七八顶帽子,不是直接枪毙就是被折磨致死。
  3. 许多地区粮仓里有的是存粮,但谁向饥饿的灾民开仓放粮谁就被再扣上“反革命”、“右派分子”、“右倾机会主义”、“向社会主义进攻”、“修正主义”……等帽子。作者引证说1960年全国上下余粮约有400亿斤。
  4. 许多地区的老百姓忙于土法炼钢超英赶美,许多地区的粮食烂在地里没人收割。饿死前好不容易挖到几棵野菜又想起锅碗瓢盆都拿去炼钢了。

哪怕那次饥荒的的确确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自然灾害”,那也是继上一次冰川时期结束以来人类经历过的最大一次天灾。并且凑巧这么大的天灾唯独发生在了中国。明年就是大饥荒五十周年,无论天灾与否,为这些无辜死难的3600万同胞立碑都是一个健全的社会应该做的。在这点上,作者已经先行一步了。

作者坦言,书名的另一层意思是为这罪恶的专制制度立碑。的确,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教授所言,饥荒永远不会发生在民主国家,更不用说饿死上千万人的巨大灾难。很难想象在一个正常的国家,导致人民饿死的政策能够不受阻力地推行三年之久。正是由于权利缺乏监督和不受约束,执政者的无能、玩忽职守和为所欲为才能酿成一个又一个万劫不复的巨大灾难。

在中国这片有着深厚专制文化的土地上,专制制度至今仍日以继夜地摧残着这个饱受深重苦难的民族。从建国初期的一场场腥风血雨的整肃运动、到改革开放后推行的强制堕胎、强制拆迁、强制收容等一系列强制性政策;从对农村居民政策性的歧视,到对底层劳动者公开的剥削。官场的腐败、商场的无序、权力的滥用、诚信的背离、道德的丧失;文化届的庸俗化、思想界的奴性化、学术界的犬儒化。这一切都是专制制度劣根性的充分体现。

古今中外,所有的专制政权都一再重复着同样的卑鄙勾当。一方面动用强大的国家机器限制和剥夺民众的知情权、话语权、问责权、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宗教自由;另一方面却对医疗卫生、食品安全、社会保障、文化教育等民生息息相关的事业监管不力。生存在这无可救药的专制体制下,每天都有人在为这些隐患买单,人们永远无法知道下一个受害者将会是谁。但是,可以想象,灾难总有一天会落在我们自己的头上,这只是时间问题。历史总是以惊人的相似性重复。

近几年来,尤其是多灾多难的2008以来,中国人的公民意识正逐步提升,这是令人鼓舞的。当人民不愿再在牢笼里逆来顺受;当人民不再认可不公正的社会制度;当人民认识到自己的权利正在遭到漠视和侵犯;当人民最终发现牺牲的自由并没有换来生活的保障;当人民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的时候,再强大的专制机器都是不堪一击的;当平等、自由、公正、权利等意识深入人心的时候,专制制度剩下的只有那最后的一铲土了。

这本书出自新华社资深记者之手也算是为这苟延残喘的专制政权敲响了最后的丧钟。

又一本好书

书评 1 feedback »

向大家推荐,书名(点击书名下载)。

此书浅显易懂,不含任何哲学辞令和拉丁文短语,非常适合多媒体时代头脑相对不发达又不愿意接触古典文献的年轻人阅读。对于很多人来说,书中说的一切无非是常识。所谓的常识,就是基于人类共同的良知与理性,无需解释、不证自明、不言而喻、具有公理性的知识。当然,如果您意外发现自己属于被扫盲的对象,也大可不必灰心丧气,因为您有理由相信,您的周围或许也有许多人情况比您好不到哪里去。这也是之所以有必要把常识汇编成书的原因所在。正因为有您的存在才有这本书。

有人将此书和托马斯•潘恩的《常识》一书作比较。后者使启蒙思想在北美百姓中迅速传播,并被公认为美利坚殖民地人民独立运动的圣经。当然,就历史意义来讲,两者能否相提并论我们还不得而知。两百年前的美国,常识不能普及芸芸众生是由于通讯和语言的障碍。而如今则完全是人为阻碍和颠倒是非的结果。

顺便介绍一下潘恩和他的这本书。老潘的一生是职业革命家,他生在英国,却被尊为美国和法国革命的象征,这三个国家经常为他的国籍问题争得面红耳赤。潘老师青年时期就来到了美国,闲着没事儿抽空写了一本名为《常识》的小册子。一经出版立即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本畅销书,卖得跟《哈利波特》一样火爆——美洲大陆每四人就拥有一册,发行量甚至超过《圣经》,一个三口之家往往需要两本以上才能摆平。此书至今仍被认为是对美国历史影响最为深远的一本书。凭借这本书,潘恩用了几乎不到五十页的篇幅,一手颠覆了英国在北美近两百年殖民统治的所有法理根基。

独立战争胜利以后,潘老师回到欧洲开始为法国人民的革命事业呕心沥血。由于声名显赫,尽管一句法语不会说,潘老还是被邀请起草法国大革命纲领性文件《人权宣言》。由于思想激进,潘老的许多著作曾一度被当局和谐,他本人在欧洲的大部分时间也是在牢里度过的——先是在英国后是在法国。潘老甚至说过“给我七年时间,我就为欧洲每一个国家写一部《常识》”。在法国革命成功以后,潘老师回到美国,并发扬了和平时期继续革命的精神。这一次,潘老师决定把矛头指向宗教信仰和资本主义制度。潘老的一生为革命而生,他在有生之年把世界上能得罪的权贵势力全都得罪了。由于用力过猛,当他把所有敌人全部消灭干净之后,潘老最终孤零零地黯然辞世。

摘抄《常识》中的经典段落:

  • 社会在各种情况下都是受人欢迎的。但说到政府,即使是在它最好的情况下,也是一件免不了的祸害,而一旦碰上它最坏的时候,它就成了不可容忍的祸害。
  • 凡是有理智的人,绝不会说他们在威廉一世的统治下所能享受的权利是很光荣的。一个法国野种带了一队武装的匪徒登陆,违反当地人民的意志就宣布自己为英格兰国王,我们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个人的出身是低贱的。
  • 太阳从来没有照耀过一个更值得称道的事业。只不是牵涉到一城、一州、一省或一个王国,而是涉及到一个大陆——至少占地球可以住人的地方的八分之一。这也不是一日、一年或一个时代的事情,实际上子子孙孙都被牵入这场斗争,并且要永久地或多或少地受到目前行动的影响。现在,北美大陆的团结一致、信义和荣誉正在播种。今天的一点小小裂痕,将如用针尖在一棵小栎树的嫩皮上刻出一个名字一样,这道伤痕将随着树木生长而扩大,在后代子孙看到的时候将会变成几个十分醒目的大字。
  • 有人说,可是北美的国王在哪里呢?朋友,我要告诉你,他在天上统治着。不像大不列颠皇家畜生那样残害人类。……让发表的宪章以神祗和《圣经》为根据;让我们为宪章加冕,从而使世人知道我们是否赞成君主政体,知道北美的法律就是国王。因为,在专制国家中国王就是法律,同样地,在自由国家中法律也应该成为国王。
  • 啊!你们这些热爱人类的人!你们这些不但敢反对暴政而且敢反对暴君的人,请站到前面来!旧世界遍地生长着压迫。自由到处遭到打击,亚洲和非洲早就也已经把它逐出,欧洲把它当作异己分子,而英国已经对它下了逐客令。啊!只有北美大陆,只剩这最后的一片土地,接待这个逃亡者,及时地为人类准备一个避难所吧!

一本好书

书评 2 feedbacks »

向大家推荐。书名(点击书名下载)

无论从文学角度还是从历史研究角度来看,这都是一本难以多得的好书。

我觉得人可以分4种:成功的好人,不成功的好人,不成功的坏人,成功的坏人。最后一种人是最恐怖的。

如果我们以X轴的正方向表示“好”,Y轴的正方向表示“成功”,那么,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希特勒的历史定位一定是在Y轴的左半边;斯大林一定是在第二象限;而本书的主人公无疑将消失在屏幕的左上方。

我不能再多说了。读者自有明鉴。


Contact. ©2017 by Jian Huang. multiple blogs / web hosts.
Design & icons by N.Design Studio. Skin by Tender Feelings / EvoFactory.
Entries RSS Comments RSS Log in
Valid XHTML 1.0 Transitional Valid CSS! [Valid RSS] [Valid Atom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