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欧巴马大爷

随想 Send feedback »

欧巴马老师和中国年轻人的见面会昨天在上海科技馆举行。欧巴马的演讲总体来说很和平,到底是和平奖得主。没有任何“过激言论”,甚至连一句直白的话都要按照中国人的传统,兜一个圈子来讲。比如这句,“Universal rights should be available to all people”。这句话被他这么一婉转其实是有严重问题的。与生俱来的叫“权利”,权利是不能被“made available to”的,这样就变成一种恩赐了,我们只能说把被“剥夺”的权利还给人民。作为一个堂堂的美国总统,这种低级的常识错误太不应该了。还有一句一样委婉得令人反胃:“I am a big supporter of non-censorship”,我的第一反应是,did he say he's a supporter of “nonsense-ship”?

这也没办法,杨白劳来黄世仁家做客,说话不能太嚣张。总而言之,整个过程我认为非常作秀,演讲作秀、提问作秀、回答也很作秀,跟看电影一样。到最后只能自问自答,估计他自己也很痛苦。结束前勉强回答了自己人事先准备的一个关于互联网审查的问题,也算是对中国年轻人稍微有了一个交代。

另外一大悲哀就是中国的年轻人仍然严重缺乏想象力和自信心,至少是被选去提问的那些。很纳闷为什么年轻人总喜欢问一些老年人问题。什么多元文化啦、阿富汗战争啦、诺贝尔和平奖啦,估计知道这些欧巴马应该准备过,比欧巴马秘书都贴心。不是说这些话题都不合适问,但你要问得有点水平,要尖锐地问,不能循循善诱地问,而且不能只问这一类问题,这太不合情理了嘛。闭上眼睛想一下,一个你期待已久的人,从电视屏幕上出现在你面前,你一辈子只能和他说上这一句话的人,妈的你怎么想到问这些的?你以为这是国务院新闻发布会吗?

我注意了一下,所有提问的学生,提问的形式都很相似。上来都是一个比问题长很多的开场白,先表达一下内心的激动,接着介绍一下自己,代表一下别人,欢迎一下对方,然后很得意地问一个很傻逼的问题。问问题的最高境界是让回答者哑口无言、起码是语无伦次,实在不行也要让他伤一番脑子。你又不是托儿,那么矜持干什么。问不出高水平的问题也至少应该问自己感兴趣的,不然就别问,把机会省给别人。当然,许多人相信这些被选出来提问题的都是群众演员,提问内容都是剧本里写好的。又有人揭露,所谓的学生代表很多都是学校团党支部书记,穿西装打领带列队出来现眼也是组织需要。

虽然整个提问过程中脑残层出不穷,有敦促美国尊重多元文化的;有代表台湾人民的表达关切军售问题的;有引用孔子来装逼的等等。但所有提问中最残废的莫过于这个问题:“你给中国带来什么?又想从中国带走什么?”。当时心里默盼,真希望欧巴马能从中国把这个傻逼带走啊。很能体会银地老师当时顿足捶胸的心情,估计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当时都想冲上去将之暴K一顿。

原本期待年轻总统和年轻学子们的激情碰撞,没想到却是一场不着调的中美联袂走秀。

君子与小人

随想 1 feedback »

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特点就是注重个人的道德修养,这点是其他文化里所罕见的,也是中国传统文化里为数不多的闪光点之一。

对于君子与小人的评判标准有很多,大部分是孔子发现的,确切地说是发明的。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意思是君子以道义为重,小人则惦记着利益。所以有了势利小人一词。子又曰:“君子怀德,小人怀惠。”讲的也是同一个意思。子还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意思是君子擅长和人打交道,但是有自己独立的意识;小人则常常人云亦云,却又难以交往。子继续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说的是君子严格要求自己,小人则苛求别人。子没完没了地曰:“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君子胸襟宽广,心胸豁达;小人常患得患失,忧心忡忡。……

总而言之,君子和小人的区别就是一个人品高尚,一个人品低劣。这是对于君子小人广义上的划分。按照高尚程度,君子和小人还可以细分。孟子首先对于这个研究领域进行了探讨。根据孟子的观点:“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与之相反,富贵随便淫,贫贱随便移,威武随便屈,孟子称其为禽兽。于是,按照孟氏分类学观点,努力学好的谓之“君子”,不努力的谓之“小人”,努力学坏的谓之“禽兽”,人则可以分为君子、小人和禽兽。为了营造和谐社会,客气一点,我们在此姑且称禽兽为贱人。因此,结合当今的中国社会,我将君子和小人各细分为两等。比小人更贱的称为贱人,比君子更高尚谓之丈夫。这样就得到了一个当今中国社会很好的写照。

中国社会的贱人比比皆是。仅凭“富贵随便淫”这一条,就足以把高官们几乎一网打尽。而“贫贱随便移,威武随便屈”的又包括了大部分的作家、艺术家、知识分子、记者、企业家。为中国社会贱人集团扛起大旗的领军人物是——擅长揣摩圣意,精于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马屁文字工作者——王兆山。中国贱人集团的特色是,对于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等道德要素闻所未闻。

中国社会小人的特征是,由于生活所迫或出于利益的考虑,不得不顺应当权者,甚至和当权者沆瀣一气,尽管很多人内心渭泾分明。对这类人来说,道德是相对的、可以用来做交换的。由于前面那类人(贱人)的人数实在众多,与其相比,此类小人在中国也已经属于濒危物种。在贱人集团的衬托下,他们人格竟然显得格外闪光。小人的行为依据是这样一种理念,“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克”,或者马丁路德的那句经常被糟蹋的名言,“为完成最高道德,可以不择手段”。这是典型的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的价值观,完全符合传统上对于小人的定义。在中国小人集团中,代表人物不乏一些体制内有作为的人,如杨继绳。他们一边强忍着恶心为体制服务,干了一辈子伤天害理的事情;一边抱怨体制的恶心。但他们从来都没有发现,自己就是体制,体制因你而恶心。

以上的两类人的共同特点是,他们都或多或少了解体制及其弊端,但是都选择了合作,区别只是程度不同。贱人们合作得发自肺腑、热情忘我;小人们合作得无可奈何。另外,这里还要声明一下小人和小人物的区别。许多小人物,骨子里都是君子;许多大人物,骨子里皆为小人。

根据索尔仁尼琴的观点,作为一个人的道德底线是“拒绝说出自己不认同的话”。而这一点,则可以被看作是小人与君子的分割线。也就是说,不违背自己的良知是正人君子的最低标准。换句话说,不需要你呐喊、揭露、鞭笞,只要你不为恶行添砖加瓦、添油加醋,就够得上一个正直的人,哪怕这意味着失去工作、失去朋友、甚至失去自由。这样的人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不求闻达于诸侯,但求无愧于后人。在中国,由于这类人往往默默无闻地在体制下艰难地挣扎,所以我们对其中的大部分人知之甚少。“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说的就是这类人。

最后一类就是我称之为丈夫的。他们不仅仅是消极地不合作,更是体制的坚定反对者,也因此遭到体制的疯狂报复。他们身在体制内,却超凡脱俗、无所顾忌。有的身败,被统治者视为草菅;有的名裂,被同胞当作仇敌。他们中的代表人物如,烈女林昭。她在八亿人在昏睡的时候觉醒,八亿人彷徨的时候呐喊,八亿人疯狂的时候被害。虽然清楚得知道自己的终点在哪里,但是丝毫没有半点的妥协。他们是“为而无所求”的坚定实践者,他们义无反顾、舍身取义,为的仅仅是捍卫道德与良知不致泯灭。他们是中国道德传统的继承者、民族精神的象征和希望。

最后,应当声明,君子与小人只是两种处事态度,是道德范畴的划分。宪法并没有规定一个人必须做君子,不可以做小人。所以,做一个小人并不可怕,更不是犯罪。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是小人,甚至误以为自己是道德楷模。相比之下,如果一个人的人生目标就是做一个小人,并且义无反顾地、坚定不移地顺着这条路走下去,这同样可以是难能可贵的,至少相对来说是这样。如果整个社会都充斥着这类搞不清自己社会定位的人,这才是最可怕的。

看图说话——日韩游

生活, 图片 1 feedback »
日本头号文化遗产,金阁寺 德川家康离宫,二条城
日本头号文化遗产,金阁寺 德川家康离宫,二条城
富士山差点没看出来 中国人都知道的一座破庙 东京迪士尼乐园
富士山差点没看出来 中国人都知道的一座破庙 东京迪士尼乐园
大阪繁华商业街居然没有城管 歧视妇女,铁证如山 日航伙食很健康
大阪繁华商业街居然没有城管 歧视妇女,铁证如山 日航伙食很健康
丰臣秀吉和大阪城 江美琪的那首歌哼了一上午 下邦的寒酸皇宫,景福宫 华灯初上的东京街头
丰臣秀吉和大阪城 江美琪的那首歌哼了一上午 下邦的寒酸皇宫,景福宫 华灯初上的东京街头
坐如钟 站如松 行如风 卧如弓
坐如钟 站如松 行如风 卧如弓

此处查看全部相册。

国之不存,何庆之有?

随想 Send feedback »

六十年来,我们是主人,却对仆人唯命是从;
六十年来,我们是人民,却只有义务没有权利;
六十年来,我们有宪法,却没有被执行过;
六十年来,我们有军队,却对人民横刀相向;
六十年来,我们有国库,却是某党的经费来源。

国之不存,何庆之有?

暴政出暴民

随想 Send feedback »

国庆在即,各路诸神争相试镜,七省护城、坦克进城、刺客上街、菜刀下架,整个京城风生水起、风声鹤唳。

推翻暴政本是人民的天然职责。区别在于,有的去投票站——如台湾,有的走上街头——如香港,如果既不能用手,也不能用脚,那么只能靠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既然当政者首开先河,迫害知识分子、屠杀示威者、骚扰维权人士、殴打记者;既然一个社会不习惯以协商来解决分歧,那么,就要习惯用拳头和菜刀。

这一点,从历史上来看,外族人通常觉悟比我们汉族人要高。这在西藏和新疆都得到了验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所有汉人都在为某些汉人制造的暴政买单,就像杨佳案中所有的警察都在为某些警察犯下的暴行买单一样。因为对他们来说,暴政和暴政的执行者是无法分辨也无需分辨的。

Java菜鸟

科技 Send feedback »

有日子没有更新了。最近除了一直在Twitter上鬼混外,还花了一星期的时间准备Sun Microsystems的Java Certificate考试。终于知道,啥叫温故而知新!

以前学Java的时候,Java还是初出襁褓的婴儿。一晃间Java7已经呼之欲出了,大有和Windows并驾齐驱之势。印象里,简洁是Java的鲜明特征。和当时占主导地位的C++相比,1.2版的Java是非常冰清玉洁的。C++的所有功能,Java都以更为简洁的方式实现。

而如今的Java,给我的感觉则在逐渐失去往日的童贞。现在的Java代码,一眼望去鱼目混杂,什么都有(JavaDoc、HTML、Generics、Annotation),怎么看都像乱码。对于我来说,连猜带蒙,勉强可以看懂一半。整个复习的过程当中,一个念头不断闪现:Do I know Java?

现在的Java语言,for-loop还可以有这种高雅写法:for (int i: numbers)。而以前经常使用的Vector现在已经成为活化石了。取而代之的,是几十种功能精细、专业化程度极高的Collection。而且通常得这么写:List<? extends String> list。这个叫Generic Type——据说Java高手都要熟练掌握这种写法。我个人认为,这种写法很装逼。

新版本的Java里,最新出现的一种怪兽叫做Annotation。这是一种介于代码和注解之间的一种东西。它不像注解那样直接被编译器忽略,也不像代码那样被编译成指令,它是程序员和编译器沟通的语句。Annotation以这样的形式出现:@Override、@SuppressWarnings等等。

再来说说SCJP的考试。SCJP考试既难也不难,属于Java认证系列里比菜鸟级略强的级别。不难是因为考到58分就算通过。难是因为考试不但要求你把Java编译器的规则了然于心、常用类的API喑熟于胸,还要有像精神病一样敏感的神经。高深的不说,就是基础类型最简单的计算题都让我眼界大开。比如,自信的同学可以试试回答以下问题 :

  1. int i = 0; i+=++i+i++; // i是多少?
  2. int j = 6^3; // j是多少?
  3. Double d = 1.0f; // d是多少?
  4. boolean b = Double.NaN == Double.NaN; // b是多少?

报了名后我才意识到,一个星期光是温故都有点困难,还要学那么多新知。但今天还是仓促地去参加了考试。考试开始后,我又意识到一个更棘手的技术问题。我复习时做的网上模拟题全是Java5.0版本的,6.0完全不一回事儿!于是,跟6.0有关的题目我就直接过,跟Concurrency有关的也直接过——这个不用想了,从来都没有用过。5.0以上的内容educated guess。结束前我数了一下,保证做对的——满打满算——有25题(总共60题)。结果当场出来,老天爷垂青,蒙对17题,总共做对42题。过了!

别来无恙

生活, 图片 2 feedbacks »
双黄
双黄
范黄
范黄
婷婷
婷婷

 

看图说话——加州游

生活, 图片 Send feedback »
旧金山唐人街一隅 旧金山维多利亚式特色建筑
旧金山唐人街一隅 旧金山维多利亚式特色建筑
旧金山市政大厅 同性恋游行
旧金山市政大厅 同性恋游行
伯克利的校园像森林公园 伯克利的大强们喝水不太讲究
伯克利的校园像森林公园 伯克利的大强们喝水不太讲究

斯坦福的校园令人陶醉 啥时候能像比尔一样一捐就是一幢楼
斯坦福的校园令人陶醉 啥时候能像比尔一样一捐就是一幢楼
某低俗公司总部 低俗公司就用这个来收集低俗材料
某低俗公司总部 低俗公司就用这个来收集低俗材料
互联网出生证 世界人权宣言 金门大桥
互联网出生证 世界人权宣言 金门大桥
环球影城 柯达剧场 向迈克告别
环球影城 柯达剧场 向迈克告别

此处查看全部相册。

贾樟柯和热比娅

随想 2 feedbacks »

墨尔本电影节即将放映关于热比娅的纪录片《爱的10个条件》,中国导演贾樟柯随即以个人名义宣布退出电影节。

贾樟柯的可贵之处是敢于表达自己朴素的善恶观和敌我观。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他超越中国大部分导演。毕竟,有独立人格总比趋炎附势好。Sa老师也在他的博客上狠狠地表扬了一番。当然,我们不能总是习惯性地以最低标准来要求中国的导演,我们希望他们在敢于表达自己观点之余,提高一下基本思考能力。

看了凤凰卫视对贾樟柯的采访,我的理解是,贾樟柯由于讨厌维吾尔暴徒,于是他讨厌全部维吾尔人,于是他讨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于是他讨厌热比娅的纪录片,于是他讨厌墨尔本电影节……

还能有比这个更酣畅凌厉、无懈可击的推理吗?

虽然我无法接受这个顺理成章的结论,但是伏尔泰的名言时刻提醒我: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贾樟柯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

我也希望贾樟柯能够理解这一点。别人表达个人观点的权利是我们所有人表达各自观点的保障。参差多态乃是这个世界幸福的本源。

来到美国

随想, 生活 1 feedback »

《来到美国》是我以前非常喜爱的一部片子,是艾迪·墨菲老师早年自编自导自演的一部喜剧片。是一次偶尔的机会在电视上看到的。后来我在网上找了好几年的时间,一直纳闷,这部片子怎么会没有人知道。正在我将要对人生绝望的时候,前些日子这部片子终于在eMule上出现了,让我有种“高山逢知己,流水遇知音”的感动。

当然,今天说的不是这部片子。今天正好是我来到美国一个月,正巧又是美国的国庆节,也是民主在这个星球上正式诞生233周年的日子。从这一点上讲,独立日不仅属于美国,这个日子是地球上所有屁民的节日。特此纪念。

先把时间倒回一个月前。我以前说过,自己每次坐飞机安检都不太顺利,但被国土安全局的工作人员盯上请去盘问还是史无前例的经历。众所周知,911以后,美国政府安排了许多偏执狂在海关工作。我这次就碰上了一个。无论我如何说明来历,那位工作人员还是怀疑我来美国的企图。我一度认为这次肯定挂了,因为根据美国的法律,他拒绝我入境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当时我的脑海里轮番上演两部电影的场景,一部是《反恐疑云》中被扭送关塔纳摩的那个倒霉蛋;另一幅是汤姆·汉克斯老师在《幸福终点站》里在机场扎根的情景。相比之下,后者还是我比较能够接受的结果。最后好在打通了我老板的电话,情况才有所缓解,经过一个小时的PK,终于成功登陆美国。

旧金山是一个极其袖珍的城市,和我的想象有很大的出入。三面环海的城市仅有80万人口,却是美国人口密度第二大的城市,仅次于纽约。

旧金山城市不大,但名气不小。如果你是一个中国人,不可能不知道旧金山仅中文译名就有好几个,耳熟能详的如“三藩市”、“圣弗朗西斯科”。但是你可能不知道,旧金山的五分之一人口是华人,是最大的族群。其次的是墨西哥裔和非洲裔的美国人。白人是这里的少数民族。这里有全世界最大规模的唐人街,和海外最大规模的中国新年庆祝活动。

这里的气候比较特殊,据说是标准的“地中海气候”,尽管地形上完全是“海中地”。一年温差极小,隆冬和盛夏的气温都在10-20度左右。我来到旧金山已经一个月了,一滴雨都没有下过。这才发现,原来林志炫歌中唱的“It never rains in Carlifornia.”并非戏言。

旧金山是一个风格鲜明、特立独行的城市。从我的住所往西走5分钟,就是嬉皮文化的发祥地——海特·亚许柏里(Haight-Ashbury)。从我的住所往南走5分钟,就是全美最著名的同性恋社区——卡斯特罗(Castro)。而我——一个传统型的异性恋进步青年——夹杂在这两股洪流当中则完全属于异类。这个地方基本上可以算是同性恋者的麦加。电影《米尔克》(Milk)里的故事就在这里上演,并且在此实地拍摄。旧金山五个成年男子中就有一个是同性恋,比例无可争议地世界第一。上周末我参加了旧金山一年一度的同性恋大游行——确切地说是观摩。跟旧金山的同性恋游行相比,纽约和悉尼的活动都属于小打小闹。

这样的一个城市很难和战争联系在一起,但旧金山却是联合国的诞生地。联合国宪章在这里起草和签署。旧金山也是美国西部的金融中心,这里是美国银行和富国银行(Wells Fargo)——美国最大的三个商业银行中的两个——的总部所在地。金融中心的蒙哥马利街被誉为“西部华尔街”,街道两侧,雕梁画栋的建筑物巍然耸立。

来了一个月,还没有时间深度挖掘,我甚至连去圣荷西和伯克利朝圣的机会都没有,十分惭愧。不过总得来说,旧金山给我的感觉很有亲和力,风格和墨尔本非常相似。除了都盛产黄金之外,两个城市都是“山峦起伏”、气候宜人。市中心晚上8点以后连个公车都没有。两个地方都是流浪汉满地安营扎寨,一不留神就踩到一个。甚至连半夜路上的酒鬼的风格都很相近:竖着中指超对街大喊:you mother f**ker……


Contact. ©2017 by Jian Huang. multiple blogs / web hosts.
Design & icons by N.Design Studio. Skin by Tender Feelings / EvoFactory.
Entries RSS Comments RSS Log in
Valid XHTML 1.0 Transitional Valid CSS! [Valid RSS] [Valid Atom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