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言论和命运

随想 Send feedback »

在这个特殊的年份,人们的神经极度敏感,最近一个月里发生的诸多事件显示,任何一句不经意的言论都可以擦出火花。这对于一片遍地干柴的土地来说是尤其危险的。

陈一谔身为香港大学学生会会长,由于一席不负责任和不符常识的讲话遭罢免。孙东东叫兽,以牺牲自己的壮烈方式点燃信访制度的火药桶,引起轩然大波。成龙老师不分场合和身份的一席高谈阔论,更是得罪了两岸三地、上至政府官员下至黎民百姓的几乎所有华人。事后三位都及时抛出言论自由的挡箭牌拒绝道歉,似乎我们国家一下子变成了言论自由的国度。

这里有一点必须澄清。虽然以上三位大侠都大胆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但这不构成判断一个国家言论自由程度的依据。一个人的言论,不管是得罪了谁,都不应该被扔进监狱。这也是一个国家有无言论自由的最低标准。以上事件都不牵涉到因言获罪,抛出言论自由予以搪塞只能说明了自己无知。

陈一谔身为学生会会长,言论既然不能代表学生会会员,在一个游戏规则非常明确的环境里,自然一定会被罢免。

作为司法精神病专家,“99%以上上访者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的说法或许是非常严谨的科学结论,但这一点只能留给学术界来给出判断。孙东东的神奇之处在于,他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法,使一群弱势群体从长年的社会阴影之下走出,第一次被放在了聚光灯下,受到全社会的瞩目。许多人努力多年的事情,孙东东一语定乾坤。这不禁让人反思,推动社会进步有的时候不能太直接。

相比之下,成龙的一席话则严重缺乏技巧。成龙原本想为极权体制辩护的言辞,由于缺乏技巧,被不明真相的群众普遍理解为“中国人乃劣等民族”。这句极具杀伤力的话很容易勾起人民对“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痛苦回忆。因为确实很难相信,美国人不需要管、日本人不需要管,而唯独只有“中国人需要管”,除非“被管”是一种高贵的权利。以人种为由的主动献媚之辞,连极权体制本身都有点听不下去,看来成龙需要与时俱进。

以上几件事也让我们反思,作为公众人物应该如何珍惜自己的话语权。

孙东东的言论如果没有确实的科学依据,那么对于一个学者来说应该是一件颜面扫地的事情,毕竟良知与科学你不能一个都不要。当然,由于他的话是某些人爱听的,这可以是孙的仕途飞黄腾达的开始。陈一谔由于缺乏常识和违背竞选承诺,估计在香港从政的希望应该是幻灭了。当然,如果香港人普选的努力完全失败的话,这个人当个特首还是有可能的。成龙的博弈有点令人费解,在没有搞清楚是谁在看他电影的前提下,急忙抛出“人种论”,在人们头脑里莫名其妙地留下这么一个阴影,这根本无法使他的电影更卖座,甚至可能使他的中国形象大使身份岌岌可危。

这三个人的共同特点就是大胆地站到了普通民众的对立面,把自己命运的赌注压在了中国极权体制的延年益寿上了。当然,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都在不同程度上和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只是远不及人家来的那么极度自信。

少上开心网,多看纪录片

随想 Send feedback »

先向诸多喜欢看漫画的小朋友推荐这两部作品,漫画一漫画二。其他有关这个专题的,包括两部精彩的记录片,我做了一个的网页专门放置,网址在这里,欢迎访问和下载。

另外,那部众望所归的,为纪念二十周年而专门拍摄的纪录片不日即将问世,届时我将第一时间放在以上网页,敬请关注。

【0110•0100】

随想 2 feedbacks »

【六•四】这两个字在贵国属于低俗的范畴,如果按美国的反恐级别来排,恐怕属于红色级别的“极度低俗”。低俗到当每年这一天临近,在百度上搜索这两个字可以导致百度暂时消失。当然,如果可以,我希望百度天天消失。

当【八•九】、【六•四】、【〇•八】、【五•一二】都相继成为禁忌,这十个数字里就没剩下几个高雅的了。但是,很快人们便克服了这一问题,汉字也随之回归古典。于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变成了【壹贰叁肆伍陆柒】。国家安全部门的工作人员很快补上了这个漏洞,但是他们总是比网民慢一拍。

还有一部分人想出了使用阿拉伯数字【6•4】,甚至有人想出了【5+1•5-1】之类的变形,不禁让人会心一笑。我有时替微软担心,新版的windows可能无法在贵国出售,除非它准备直接上128位。

当十进制也不管用了之后,接下去应该就得用二进制了,以后就得写【0110•0100】。二十年前的那天就是“0001100110001001年0110月0100日”。到时浏览器一定要记得安装插件。

二十周年在即,最近网上又开始流行用罗马数字表示:【VI•IV】。罗马数字虽然不便于计算,但富有极强的艺术感召力。再配上相应的手势和体恤衫,届时一定深受装逼爱好者们的喜爱。当阿拉伯和罗马都相继沦陷了以后,接下去就离回到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不远了。

数字在一个国度惨遭如此劫难,这比人类历史上任何文字狱鼎盛时期都要严酷。作为记忆的载体,文字可以被过滤、网络可以被屏蔽、书籍可以被销毁。但是想抹去记忆本身,尤其是集体的记忆,任何手段都是徒劳。

和耶稣一起重生

科技 1 feedback »

Link: http://hnjhj.spaces.live.com/blog/cns!225AB265E3B62230!9150.entry

这是我在MySpace上的最后一篇博客。首先要在这里感谢一下MySpace提供的这个平台。开博五年来,这个平台虽然秉承了微软一贯提供三流在线服务的传统,甚至始终没能有效支持除IE以外的其他浏览器,但MySpace至少没对我干过什么缺德的事。就凭这一点,就比新浪网易等诸多臭名昭著的博客网站厚道百倍。于是,五年来也让我一如既往地敝帚自珍。今天先在此略表谢意。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同时维护着两个各自独立的个人主页,学校的官方个人主页和这个非官方的MySpace空间。学校提供的存储空间一直是我网上安身立命的重要基地,由于被学校扫地出门在即,必须找一个安全可靠的存储空间来安放那些与日俱增的垃圾,而后者提供的服务显然无法满足我的这一要求。

其次,由于一些不得而知而又众所周知的原因,我的MySpace博客从今年一月十三日左右开始无法从国内登录,在同一时间被屏蔽的还有牛博网等一些著名低俗网站。许多朋友们也为此纷纷发来唁电,有些要求我“一定要”重新开通,对此我深表遗憾。既然大部分受众群体无法看到,本博客自然也就没有必要继续保留了。这也是我决定另起炉灶的又一个原因。

当然,这只是次要的原因。我也并不因此感到无奈或沮丧,因为通过网络封锁来达到控制言论的效果,基本属于冷兵器时代的方法,属于信息时代的雕版印刷术。已知的有效突破网关的翻墙方法至少有十种,当然任何人只要掌握一种,其他九种都是多余的。这里我建议大家掌握一些这方面的知识(见此文),毕竟信息时代,多掌握一些信息,就多一分从容不迫。墙外的世界很精彩,wiki和YouTube仅仅是沧海一粟。何况翻过墙去了解真实的世界总比偷渡到国外容易多了。

每当想到能用毕生的精力和那些互联网流氓作斗争,我就情不自禁地热血沸腾!

互联网伴我成长。如今,网络与博客已经成为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博客使普通人的声音得以广泛传播,是公民话语权的重要表现,也是无法阻挡的大势所趋,这一切皆拜科技所赐。很难想象五年后的互联网会是什么情景,就像当初开博客时无法料见如今博客技术的突飞猛进一样,但我相信博客作为一种重要的信息传播途径一定会存在下去。hnjhj.com和hnjhj.net这两个域名我都注册了五年,网络空间也长期租下,我想只要我还健在,我的博客都将一直存在下去。

另外,如果有朋友希望开设一个可以自己完全掌控的博客,或是需要一个网络存储空间,但又嫌麻烦,或不知如何下手,或者需要技术支持的话,我很乐意提供平台和相关帮助。换句话说,你可以在我的域名上拥有个人网站、博客帐户、电子邮件帐户、电子相册帐户、FTP帐户等等。由于资源非常宽裕,而且一应俱全,又是举手之劳,所以这项服务向所有朋友免费开放,并且不附加任何广告。当然,此项服务只限我认识的人,闲人免问,非诚勿扰。本人还没有打算把这个当买卖干。

最后感谢各位多年来的支持和关心,尤其是这次反低俗运动之后,有的朋友比我还着急。我也知道有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订阅了我的RSS。希望各位继续关注,我将与诸位在新的网站相见。

我的新博客地址是:http://blog.hnjhj.com/alan
RSS地址是:http://blog.hnjhj.com/alan/?tempskin=_rss2

香港印象之二:香港地铁

随想, 生活 Send feedback »

香港的地铁是全世界最繁忙、最拥挤的地铁之一。香港的人口是700万,而地铁每天的客运量是400万人次!香港地铁却有一个很讽刺的名字,叫MTR——“Empty啊”。

香港地铁站的一大特点就是采用颜色来区分不同车站。这是有极其重要现实意义的一项创举。这可以让人在前胸贴后背的上下班高峰时间,如沙丁鱼罐头一般拥挤的车厢里,透过胳肢窝底下的缝隙一瞄就知道是不是到站了。边坐车边打瞌睡都没问题,眼睛一睁,一片紫色映入眼帘,就知道是到铜锣湾了。

香港地铁的另一大特点是没有厕所,这一点——和其他诸多方面一样——也被上海地铁无情地传承下来了。好在香港人每次搭乘地铁一般不会超过一小时。

香港地铁的人性化还体现在换乘上。要换乘时通常只需从月台的一边走到另一边,这个专业术语叫做“跨月台转车”。更考究的是,往两个方向转乘都可以做到这样,这叫“双胞胎跨月台转车”。有兴趣的不妨网上查一查。

香港地铁和城市融合得非常紧密,形成一个复杂的地下商业交通网。比如在市中心的旺角站有14个出入口,红磡站也是14个,中环站13个,尖东站13个,尖沙咀站11……。这些出入口像触角般伸向周边的重要设施,将周边商业、餐饮、住宅、公共设施紧密融合。

乘坐香港地铁不但可以了解香港的很多地名,还有助于扫盲。比如“鲗鱼涌”是香港的一个地名,连蒙带猜,三个字我也就读对一个。查了字典才知道,“鲗”念“贼”。鲗鱼就是乌贼,“涌”念“冲”,河汊的意思。鲗鱼涌以前想必是乌贼开party的地方。其他如红磡、石硖尾、筲箕湾也都只能老老实实查字典。“磡”读“看”,是“悬崖”的意思。“硖”读“峡”古汉语里通“峡”。“筲箕”音同“烧鸡”,意思是“盛米用的竹筐”。这多大学问!

附:香港印象一:香港是个港 | 香港印象三:香港人 | 香港印象四:贫富

香港印象之一:香港是个港

随想, 生活 2 feedbacks »

香港是地无三尺平的这么一块破地方。从海边没走几步路就到山上了,哪怕在市中心都是这个样子。当然,也可以说香港是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就是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当初英国流氓能够看上这里,人家应该还算是比较低调的。

香港的繁荣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她天然深水港和长期奉行的自由贸易政策。哪怕是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香港的货柜码头始终云集了来自五湖四海堆积如山的货物。

香港几乎没有工业。港口里堆积的大部分货物是其他地方运来的并且要运到其他地方去的。香港的农牧渔业也都离自给自足相去甚远。所以,香港是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集体缺失的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换句话说,香港的经济全部仰仗第三产业——也就是服务业。香港发达的商业、金融保险业、旅游业、房地产、物流等行业全部是由转口贸易带动的。可以这么说,没有港口,就没有香港。

香港人也会时不时地提醒你注意,你脚下的这片土地是世界最牛逼的自由港口之一。在香港,对这片土地的正规称法是“本港”。同理,离境、出境在香港叫做抵港、离港。可见港口在香港人心目中的地位。按照这样的方法操作,以后上海人应该管上海叫“本滩”;秦皇岛人可以叫“本岛”,马鞍山人可以叫“本山”,造访马鞍山就是“造本山”。

附:香港印象二:香港地铁 | 香港印象三:香港人 | 香港印象四:贫富

回国日记

随想, 生活 8 feedbacks »

一月三日 浦东机场

飞机顺利抵达浦东国际机场。为照顾带小孩的旅客,工作人员引我们前往一条快速通道。每次旅行我通常享受比一般人更高的安检级别。上次去美国,登机前被抽查随身行李,全部打开不算,还要化验、回答问题;早上在墨尔本机场,安检时被抽查做全身扫描。最后,我的护照在经过额外检查后,我们一行三人在苏老师眼皮底下顺利通过了海关。想拍一张苏老师的工作照留念,差点没把相机给没收了。

一月四日 上网

每次回国,上网总是一件磨练意志的事。虽然像上海这样的地方,宽带普及率不亚于国外,但在网上自由获取信息始终是只有少数人才能享受的奢侈。每次回国前总是需要事先像挖地道似的准备好VPN、Tor Browser、自由门、远程桌面、代理服务器等软件,以绕过网上长城。曾经饱尝闭关之痛的中国人,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竟仍然热衷于专研锁国之术,这简直健忘得令人难以置信。

一月九日 市中心

带一个外国朋友溜达了一圈人民广场,感觉就像牵了一条藏獒上街。上海人民对于坐在地铁里吃糖炒栗子的老外的兴趣不亚于坐在上海地铁里的老外对于糖炒栗子的兴趣。可见,像上海这样中国首屈一指的国际化大都市的国际化程度还是很低的。据说今天是上海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也是我几年来未曾经历过的寒冷。想起了班主任董老师的一句名言:冷是冷的风。

一月十日 邮局

老外一早的航班。中午我去邮局帮老外料理后事。付了5块多邮资后,一个美女实习生给了我5张邮票,让我贴在巴掌大的明信片上。我问有没有面值大一点的邮票或是那种“邮资已付”的标签,因为明信片已经写得密密麻麻。美女实习生老师告诉我只有大邮局才有,大邮局离开这里不远。我说那我就去大邮局好了,然后把邮票退还给她。美女实习生老师亲切地告诉我:“邮局卖出邮票是不退的”。并且重音明显点在了“邮局”两个字上。这位新上岗的小邮局实习生显然非常得意自己的工作岗位。这点很好。

一月十一日 交通

上海地铁九号线也已经开通了。上海发展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规划的速度基本跟不上。经过宜山路站的有三条地铁线路,但是,我发现这三个宜山路站互不连通,换乘时需要出站后再进站。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上海火车站。显然是造完一条再考虑下一条的。想买一张交通卡,不知道附近哪里有。问了一个店主,店主琢磨了半天,说让我去交通银行问问。我婉言谢过这位热心的店主。我还是去交通大学问问比较靠谱。

Full story »

上帝的宠儿

随想 7 feedbacks »

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奥巴马带领民主党不孚众望,不仅赢得了总统宝座,同时横扫参众两院。从今天开始,美国各族人民将紧密团结在以奥巴马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高举马丁路德金理论的伟大旗帜,翻开黑人统治白人的历史新篇章。

能够以不诉诸流血的方式实现政权的交替,回想起陆克文一年前胜选演说时的感言:一切皆拜民主制度所赐。

我办公室的孟加拉小伙儿今天兴致勃勃地和我讨论美国大选,说他们今年年底也要大选了,然后问我,“中国啥时候大选啊?”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小子不会是存心恶心我吧。

出于谨慎,我不得不首先和他同步一下我们各自对于这个问题的字面理解。“你是说when is the next election in China OR when will China have an election?”我问。

从他惊愕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显然不了解,上帝为西方发明民主制度的同时还为祂的一小部分子民量身定制了一种更加优越的社会制度。然后我就花了半小时跟他介绍了这种制度的诸多优良特性。比如,领袖个个英明伟大、天使下凡,国家大事根本不用你操心。百姓个个备受呵护,全都按圣贤的标准打造,并和外界隔离深怕你学坏,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听说读写都有人管……

“怪不得全世界人民都嫉妒你们啊!”孟加拉小伙儿说:“你们这些上帝的宠儿。”

50 lives a word

书评 2 feedbacks »

经聂教授推荐,最近在研读杨继绳的新书,书名(点击书名下载)。

这是一本弥足珍贵的史料,是迄今为止对于六十年代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那次大饥荒最翔实的记录。作者系新华社资深记者、《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在任职于中国最著名的假新闻制造中心期间,除了每天忙于编造适合执政者口味的新闻稿件之外,杨老还利用职务的便利,广泛搜罗内部文件材料,亲自采访百余位当事人,耗时近20年写成了这本——我粗略地计算——70多万字的巨著。

书中作者详细记录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那次大规模饥荒的来龙去脉。由于政策性失误造成三千万中国人在此次饥荒中丧生的事实早已不是什么讳莫如深的秘密。根据作者在书中得出的数字,从1958年到1961年间的四年时间里,中国大地上非正常死亡的人数为——骇人听闻的——3600万,这个数字比今天大洋洲所有30个国家加在一起的人口总数还要多。书中的每一字都记录了50条鲜活生命的覆灭。

根据作者提供的资料,大跃进政策导致的全民癫狂是造成大量非正常死亡的罪魁祸首,其主要原因是以下几个方面因素的叠加:

  1. 虚报浮夸风造成严重后果。明明亩产一百斤要吹到亩产一万斤(从而体现人民公社优越性)。于是就按一万斤来征收余粮,结果是把第二年的种子也一起收走了。
  2. 凡是对粮食产量存有疑虑或提出异议者,既被扣上“反对大跃进”、“否定大丰收”、“保守主义”、“蜕化变质分子”……等七八顶帽子,不是直接枪毙就是被折磨致死。
  3. 许多地区粮仓里有的是存粮,但谁向饥饿的灾民开仓放粮谁就被再扣上“反革命”、“右派分子”、“右倾机会主义”、“向社会主义进攻”、“修正主义”……等帽子。作者引证说1960年全国上下余粮约有400亿斤。
  4. 许多地区的老百姓忙于土法炼钢超英赶美,许多地区的粮食烂在地里没人收割。饿死前好不容易挖到几棵野菜又想起锅碗瓢盆都拿去炼钢了。

哪怕那次饥荒的的确确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自然灾害”,那也是继上一次冰川时期结束以来人类经历过的最大一次天灾。并且凑巧这么大的天灾唯独发生在了中国。明年就是大饥荒五十周年,无论天灾与否,为这些无辜死难的3600万同胞立碑都是一个健全的社会应该做的。在这点上,作者已经先行一步了。

作者坦言,书名的另一层意思是为这罪恶的专制制度立碑。的确,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教授所言,饥荒永远不会发生在民主国家,更不用说饿死上千万人的巨大灾难。很难想象在一个正常的国家,导致人民饿死的政策能够不受阻力地推行三年之久。正是由于权利缺乏监督和不受约束,执政者的无能、玩忽职守和为所欲为才能酿成一个又一个万劫不复的巨大灾难。

在中国这片有着深厚专制文化的土地上,专制制度至今仍日以继夜地摧残着这个饱受深重苦难的民族。从建国初期的一场场腥风血雨的整肃运动、到改革开放后推行的强制堕胎、强制拆迁、强制收容等一系列强制性政策;从对农村居民政策性的歧视,到对底层劳动者公开的剥削。官场的腐败、商场的无序、权力的滥用、诚信的背离、道德的丧失;文化届的庸俗化、思想界的奴性化、学术界的犬儒化。这一切都是专制制度劣根性的充分体现。

古今中外,所有的专制政权都一再重复着同样的卑鄙勾当。一方面动用强大的国家机器限制和剥夺民众的知情权、话语权、问责权、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宗教自由;另一方面却对医疗卫生、食品安全、社会保障、文化教育等民生息息相关的事业监管不力。生存在这无可救药的专制体制下,每天都有人在为这些隐患买单,人们永远无法知道下一个受害者将会是谁。但是,可以想象,灾难总有一天会落在我们自己的头上,这只是时间问题。历史总是以惊人的相似性重复。

近几年来,尤其是多灾多难的2008以来,中国人的公民意识正逐步提升,这是令人鼓舞的。当人民不愿再在牢笼里逆来顺受;当人民不再认可不公正的社会制度;当人民认识到自己的权利正在遭到漠视和侵犯;当人民最终发现牺牲的自由并没有换来生活的保障;当人民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的时候,再强大的专制机器都是不堪一击的;当平等、自由、公正、权利等意识深入人心的时候,专制制度剩下的只有那最后的一铲土了。

这本书出自新华社资深记者之手也算是为这苟延残喘的专制政权敲响了最后的丧钟。

Game Over

随想 6 feedbacks »

中国金牌数历史性地超越美国,这让我办公室的孟加拉小伙乐得像朵花儿。今天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嘿嘿,美国已经不可能赶上了。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非常紧张,因为理论上直到昨天美国都有最后超过中国的可能性。

老谋子的开幕大戏把全世界都震撼了,尤其是把伦敦奥组委给雷倒了。人们普遍相信,要超越北京奥运的开幕式,只能寄希望于朝鲜了。林假假张嘴不运气儿、郎假假弹琴不掀盖儿、汉族少年无情同化其他五十五个民族等等的“花絮”,加上央视的业余转播团队和两张著名烂嘴的煽情解说,让人一看就联想起春晚。如果不是网上有NBC的NB转播可以下载,还真的没有看出老谋子苦心经营的那种美轮美奂的视觉效果(NBC的转播视频在这里)。

很多人死活看不出来,为什么杨沛宜小朋友长相有损国格,同时刘欢大叔却是一表大国形象。就算是,难道咱中国就找不出一个又能唱又能看的了?双簧事件的曝光也招致了国际上好事者们的全面声讨。在老外看来,这对于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及其家人是多么无情的打击啊。全世界都知道他们家闺女长得见不得人了,这一家人下半辈子还有脸见人吗?可见,老外对中国人的心理素质显然缺乏信心。事后,杨沛宜和她的爸爸都已欣然表示,他们不但不会觉得有任何的遗憾,并且非常感谢政府给了他们这么难得的机会为奥运献唱。老谋子顺手便给西方蛮夷们上了一课,原来“合唱”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形式,在国外这叫弄虚作假,在中国这叫珠联璧合。

除了中国队猛夺金牌以外,这届奥运会另一大亮点就是高密度地集中展现了中国的悠久历史,尤其是造假的历史。中国在国际舞台上造假的历史源远流长,起码可以追溯到一千五百年前。当时有个长得很李宇春的姑娘冒充她爹去打仗。由于知道自己怎么也是必死无疑,丫到了战场上玩儿命地杀敌,立了很多战功,原本欺君之罪也免了,从造假犯一下子变成了民族英雄。何可欣小朋友一定是从小受了迪斯尼动画片的严重激励,从小没完没了没日没夜地发粪涂墙,以至于一年能长两三岁。

国足的表现再一次迎来了国人劈头盖脸的冷嘲热讽。虽然国奥队和中国奥运代表团的整体实力不符让人越看越不顺眼,但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国足取得的一连串历史性突破。他们不但冲进了奥运会、平了一场、拿了一分;还进了一个球、废了一个人。这些都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佳战绩的,就跟中国的人权状况一样——处于历史最好时期。毕竟中国足球还处在某种初级阶段,你不能让人家一下子就高潮了,不然后面就没戏了。全世界热爱体育运动的人们都一致相信,中国足球的未来只会更好,不会更差。这不,中国已打算申请2018年世界杯,我敢打赌,届时中国足球队一定会再一次冲入世界杯,并且在世界杯赛场上继续创造史无前例的好成绩。

刘翔不跑了,很多人就崩溃了,尤其是那些总热衷于把别人事情当作自己事情来严肃对待的人,甚至连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华国锋同志都被气死了。民族主义愤青们认为刘翔就算爬也应该爬到终点;犬儒主义者们认为这小子比不过人家就干脆装孙子;怀疑主义者们从蛛丝马迹中看出这出戏事先一定有彩排;阴谋论专家们断言刘翔是吃了兴奋剂怕药检;小市民们也开始纷纷计算刘跑跑损失的数以亿计的美钞;道德标兵们坚信刘翔应该出来道歉……屁点儿大的事呢。运动员受伤不能比赛就跟您生病不能上班一样正常。让人家怎么道歉呢?“对不起,我生病了,下次不敢了”?哪怕刘翔为了泡妞决定不比了——比如妞说“你不比我就嫁给你”——那也是他一个人的事,这不牵涉到任何道义的问题。咱就想祝愿刘翔尽快康复,实在不行,还能赶上残奥会。

回忆了一下,发现挺邪门儿的。接连三届奥运会,除了悉尼奥运那会儿看过一场现场比赛之外,其他比赛的转播我几乎全都没有看。悉尼奥运那时正值高中毕业;雅典奥运正值大学毕业;北京奥运正值博士毕业。每一次都安排在我最忙的时候,真是非常的凑巧。这次奥运会的转播更是加在一块恐怕看了没有超过10秒钟,大部分是路过街上的酒吧时瞄到的几个镜头,多数时候只看清了是哪个项目,甚至连雌雄都没看清楚过。

就指着伦敦了。


Contact. ©2017 by Jian Huang. multiple blogs / web hosts.
Design & icons by N.Design Studio. Skin by Tender Feelings / EvoFactory.
Entries RSS Comments RSS Log in
Valid XHTML 1.0 Transitional Valid CSS! [Valid RSS] [Valid Atom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