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屁荣辱观续

随想 Send feedback »

科学的方法告诉我们,如果一个论述在逻辑上自相矛盾的话,可以被用来推导出任何结论,所以可以被显而易见地全盘否定。

我之所以觉得胡锦涛的八荣八耻不合时宜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中国历来在道德方面都是领先世界的,而道德水平在短时间内一落千丈,沦丧到这种需要大声疾呼“诚实守信”的程度一定是有原因的。而这原因很简单,几乎一目了然,那就是在当前的体制下,道德高尚的人不见得就有好下场。我始终相信,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是向往善良的,这种向往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人们弃恶扬善。所以说,作恶是有成本的,但是,如果作恶的成本远远低于作恶的收益的话——在一个不健康不公正的环境下——要求民众不做恶是办不到的。在这种不健康、不公平的环境下,大多数意志薄弱的普通民众很自然地、自觉和不自觉地选择了背离道德。

拿贪污受贿的问题来举个简单的例子。假想一个理想制度,在这种理想制度下,所有贪污的人都会被查处,并且唯一的处罚是如数归还。在这种制度下,贪污的人数将会是零,而不是概率断言的结果:50%。两种选择结果一样的话(贪污和不贪污)所有的人都会选择不贪污,因为贪污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说人的本质是性善的而不是性恶的。当然,世界上没有一个社会可以达到这种理想状态(100%查处率),那么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提高作恶的成本,降低作恶的收益,也就是不仅如数归还,还要接受其他的处罚。并且这种处罚的严厉程度和查处率是成反比的,一个国家的犯罪查处率越高,处罚的严厉程度就可以越低,反之亦然。但不管怎么样,这样的法律制度起作用的基础是极端的公正、一视同仁。而我们中国的法制体系(更重要的是社会体制)在很大程度上并非如此,这也是导致全民道德水平迅速下滑的主要原因。因为一旦法律丧失了威慑和约束作用,成为统治者维护政权的武器的话,在利益的驱使下,道德状况一定会每况愈下,因为在不受约束的情况下,永远是道德低下的人更容易达到自己的目的。

再回到道德的讨论中来,如果一个社会体制健全的话,不用进行道德灌输,只要一个普遍接受的善恶标准,社会的道德面貌自然会改观;相反,如果社会体制不公正、不健全,怎样的道德说教都不会有作用的。用古人的话说,就是“正其本,万事理,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光谈表面道德而不去进行体制上的实质性变革其实是避重就轻、愚弄人民的做法。

狗屁荣辱观

随想 2 feedbacks »

胡锦涛提出的“八荣八耻”口号如下:

以服务人民为荣 以背离人民为耻
以崇尚科学为荣 以愚昧无知为耻
以辛勤劳动为荣 以好逸恶劳为耻
以团结互助为荣 以损人利己为耻
以诚实守信为荣 以见利忘义为耻
以遵纪守法为荣 以违法乱纪为耻
以艰苦奋斗为荣 以骄奢淫逸为耻

曾经有篇文章从法制的角度批评了这几句口号的幼稚,说的还是相当有道理的。但由于二十多年来被不断灌输这类无聊加幼稚的口号,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和个人修养也在不断地加强,所以看了之后也就没特别当回事儿,就觉得自相矛盾的地方太多。但最近听说全国上下又异口同声对这几句行文工整但逻辑混乱不堪的口号予以顶礼膜拜,觉得有必要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

从纯逻辑的角度来看的话,这几句口号是说:可以用八个标准把人们分为两大类。就像用八个标准把猪分为好猪和坏猪两大类一样。用那么多标准的危险之一就是要确保不出现这一种情况:就是用一种标准分类的结果与用另一种标准分类的结果矛盾。比如说,要确保用体重分为好猪的猪用肤色分还是好猪。当然,如果可以确保这一点——也就是不同标准之间没有自相矛盾——的话,那就用其中任何一个标准也就足够了,另外七个都是多余的。

俗话说,分猪容易分人难(如果没有这句话就加进去!)。不知道什么原因,胡锦涛觉得只用一条标准分人分得不彻底不过瘾,但又不能保证标准之间的协调性和一致性,所以人们就迫切地想知道:“团结互助”地“危害祖国”究竟是荣是耻呢?可能是耻,因为排列在前的可能比较重要一点。我们暂且假设这一原则,那么“愚昧无知”地“热爱祖国”就是光荣的!“骄奢淫逸”地“服务人民”也一样。(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卖淫女理直气壮地拉着横幅上街游行。当然,我个人是赞成卖淫合法化的),但为什么光荣的事情又是非法的呢?

诸如此类的逻辑漏洞比比皆是,我都不忍心一一列举了。

最后一个非常困扰我的问题是:提出这种不但内容空洞,而且逻辑混乱的口号究竟是荣是耻呢?我情愿相信这是无耻的。因为根据“负负得正”的原理,无耻地提出无耻的口号可能是光荣的。

成功是必然的还是偶然的?

随想 3 feedbacks »

成功是必然的还是偶然的?或者说是必然因素占多还是偶然因素占多?
成功是主观决定的还是客观决定的?或者说是主观因素占多还是客观因素占多?

很多“成功人士”声称:如果一切重新开始,我依然能够成功。

成功是有方法的,这个观点我完全同意。在了解了成功的方法后,成功固然是必然的,但了解成功的方法本身是必然的吗?怎样的人一定能够了解成功的方法呢?也就是说,在不设任何前提的条件下,是不是有一定会了解成功的方法的人存在?退一步说,是不是有一定会了解到成功方法的品质、性格、环境等客观条件存在?

让比尔盖茨回到襁褓中,50年以后他还会成功吗?是不是因为他生在了这样的一个家庭;才让他具备了这样的一种性格;才让他有机会了解了这样的一种成功的方法;最后才让他获得了这样的成功呢?

要完全从因果关系中用逻辑推导得出必然成功的结果,我看是相当困难的。所以,我虽然非常不情愿但还是比较倾向于相信成功是偶然和客观的。也就是说,我比较倾向于:让成功人士回到过去,他们未必会再次成功。

这牵涉到更深刻的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任何事情是一定必然的呢?太阳东升西落是必然的吗?让宇宙重来一遍,估计很少人还会赞同。死亡可能是唯一不可抗拒的必然结果,但仔细想想这完全是基于统计而不是基于理性的说法。(当然,休姆如果在世的话肯定会站出来批评说:经验是理性的重要基础。)

扯得太远了,就此打住。不知道大家怎么想的,请不吝赐教。

我的学生时代

文章, 生活 24 feedbacks »

http://library.hnjhj.com/article/student_epoch.pdf

求知欲强的学前岁月

自从我有意识的时候起,就觉得自己集天地之精华、万物之灵气。太小的时候的事记忆已经十分模糊了,但就记得好奇心和求知欲特强,整天要听爸妈讲故事。而且故事听一遍我就背出来了,我妈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一本365夜故事已经不能再讲了,因为只要读错一个字,我就不爽,打住,“上次好像不是这样的”云(注意:那个时候最多三岁,根本连一个字都不识,全凭记忆)。后来只能发展到买讲故事磁带给我自己听去。当时记忆力好到什么程度,一整盘磁带长的故事,听两遍就能自己讲,而且一字不漏地全文背诵。连我爸妈都觉得我是奇人,就赶忙帮我录了下来,并且亲戚朋友聚会当场表演。于是我家现在还有N盘我讲故事的录音带。距确凿考证,当时本人四岁。

不可一世的小学时代——舍我其谁

现在回顾起来,小学时期的我一直有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自命不凡,总觉得自己是只灵气十足的神鸟。记得小学时候经常以“双百”的标准来衡量一个“牛娃”具体牛到什么程度,本人从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那时候考试只有语文和数学),每次考试都是“双百”,毫无悬念,所以从来不把任何同龄人放在眼里,甚至是老师。

本人小学里现在回顾一下总体看来没有弱项,但以数学与音乐见长。记得三年级的数学期末考试,本人估计也就用了一半的时间就做完了,然后就在那里不老实(当时好像还不知道有提前交卷这一说法,不然早就到操场上疯去了),具体干什么也不记得了,反正吸引了监考老师的注意(一个食堂阿姨)。她看我如坐针毡的样子就走过来,问了两句话,被我两个“恩”打发了,第一个问题是“你做完了?”,第二个问题是“检查也检查过了?”。最后估计她也忍无可忍,极具讽刺意味地反问:“那么肯定一百分了?”我头也不抬,给了她第三个“恩”。结果出来什么分数么大家也猜到了,后来我发现,显然那位阿姨后来还是怀恨在心的,因为考试结果一出来,她就立刻知道了,结果那天的午饭我就比别人多吃了一块大排骨,并在其他同学面前被介绍了“光荣事迹”。

现在回忆起来,小学里这种骄傲、不可一世的性格让我也碰了不少次壁。挫折感最大的是小学当了五年的小队长(由于种种制度上的原因,现在考证下来其实是四年)。本人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是班长,虽然没有做过什么实事。但从两年级下半学期戴红领巾时候起,仕途就嘎然而止了。我们班级有两个大队长名额,大队长不是民主健康的选举制度产生的,而是推荐的,本人故不对这种腐败的制度抱有任何侥幸。而中队长是班级里选举的,理应由我的份,但班主任竟然鼓动同学不要选我!于是乎我就落了个小队长,虽然牌子我是一天都没带过,太丢人了。这也使我很早就看穿了诸如此类带有强烈宗教信仰色彩和阶级斗争性质活动的本质,也让我对今后入团入党等一系列形式主义一概不屑一顾并且深恶痛绝。

小学里我回家是从来不做作业的,多半本来就没什么作业,再加上我动作又利索,三下五除二就全部搞定了。自己当然也不知道主动求学之类的,一回家就玩,具体玩什么我也记不清了,现在想想真是虚度了那段宝贵的时光。父母说老实话也从来没怎么管过我,主观上工作比较忙,客观上儿子一问考试成绩都是一百分,这样的阴差阳错就让我几乎靠小聪明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整个小学阶段。不过这种不经意的放任,虽然在当时看来是祸根,但后来却证实是我自立、自制、自信并经常能在失败中反省自己的重要因素。

现在想想,小学里四年级以前的东西全凭小聪明都可以搞定,但之后开始,在中国初等教育的体制里,学习开始迅速向简单重复体力型劳动过渡。本人由于没有能够充分认清这一发展趋势,从而导致了战略上的失误。具体地说,当时没有意识到当时的当务之急是寻找一套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为今后的学习打好基础,于是从此便难以自如地应付此后日益强化的学习任务。

小学里可以说什么学习方法都没有。五年级的时候,第一次从爸爸那里得知“考前复习”一说(本人以前从来不临时抱佛脚,考试完全凭平时积累),一试还挺灵,感觉这招果然事半功倍,英语单词平时既使记住考试忘了反而划不来。于是在中考时小试牛刀,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最后还是不费吹灰之力考入一所重点中学,不过后来没有去读。

Full story »


Contact. ©2017 by Jian Huang. multiple blogs / web hosts.
Design & icons by N.Design Studio. Skin by Tender Feelings / EvoFactory.
Entries RSS Comments RSS Log in
Valid XHTML 1.0 Transitional Valid CSS! [Valid RSS] [Valid Atom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