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互联网"

掷鞋事件和方滨兴的历史定位

随想, 科技 1 feedback »

5月19日,中国网络防火墙GFW之父、中国工程学院院士、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前往武汉大学验收项目,过程中被寒君依同学用鸡蛋和球鞋致以亲切问候,事发后推特上顿时一片欢腾。网络上称此事件打响了“现实中反抗GFW的第一枪”。


背景:事发前3个小时开始,推特上便有人提议去武汉大学现场围观方滨兴,并开玩笑说用“热得快”问候之,这一建议似乎激发了推友们的想象力,一时间推友们纷纷提出悬赏,捐款捐物捐身体,招募勇士前往抗议。这一幕甚至让人联想起两千多年前荆轲刺秦的故事。

我个人也在第一时间提供了奖品,虽然本意希望有人能够在众目睽睽下和方滨兴当面对质,这样既能对他个人造成压力又可以起到很好的社会影响。寒同学虽然没能完全做到,但是我认为他以一种非同寻常的勇气完成了一件开天辟地的壮举,于是我事后决定不拘泥于事先假定的形式,并在第一时间兑现了承诺。


事件的过程寒同学自己写了一篇博文记录,也被无数媒体报道,在此我无意累述。这里我只想通过此事件,反思一下方滨兴在历史进程中扮演的角色。

对于方滨兴个人的历史定位,流行的看法大致有三种。

有些人把方滨兴看成林则徐,他们认为中国正在面临信息时代的鸦片战争,方滨兴主持设计的防火长城自然是抗击西方互联网渗透的最重要防线,而他本人则是冲锋在战争最前线的民族英雄。我认为,持这种观点的人,显然没有考虑人民的意愿。如果为了保护文化和生活方式而抗击外来入侵的行为是正义的,那么我们首先必须了解什么是人民向往的生活方式。林则徐自然有他的局限性,但200年前的中国,统治者的意愿即人民的意愿——人民也认可这一点,哪怕统治者的意愿违背时代的潮流。200年后的今天,人民不再接受强加给他们的生活方式,人民希望有自己的选择,而GFW的存在恰恰阻碍了这种选择。

也有些人把方滨兴当作祸国罪魁秦桧。的确,他一昧迎合主子的意图,以谋求个人事业上的飞黄腾达,不惜以牺牲社会发展和民族前途为代价。他阻碍信息自由流通、他使国内网民支付更高的代价消费劣质互联网产品、他使整个社会效率低下降低了国家竞争力。方滨兴和他背后的决策者存在着某种程度的默契,就跟当年宋高宗需要一个不要脸的秦桧出来顶雷一样,共产党非常清楚网络封锁乃千夫所指,也从来不敢在这方面大肆张扬,但他们确实迫切需要一个像方滨兴这样的人承担这方面的任务,并在关键时刻出来抵挡全世界网络审查反对者的骂声。

还有些人认为方滨兴是中立的,因为他代表了技术,而技术只是工具而已,用来做什么完全取决于决策者的意图。其实方滨兴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撇清他的历史责任,但是最近的种种言行表明,他不仅对于撇清自己的历史责任毫无兴趣,反而努力地投入历史漩涡之中,标榜自己不仅是幕后的执行者也是积极参与策划的决策者和制度的捍卫者。这从一个侧面表明了,他背后无比强大的支持让他有恃无恐。

综合以上几种观点,我觉得,把反对网络审查制度的矛头指向方滨兴虽然有理有据,但我并不乐观。尽管我相信有朝一日,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和方滨兴都会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而且这一天或许并不遥远,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完成历史性的转变,也不一定标志着中国社会的进步。

纵观中国的历史,人民喜欢把矛头对准替罪羊,统治者也深喑此道。共产党很清楚,网络封锁和审查既不得人心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于是也很乐意让方滨兴做这个替罪羊。所以砸鞋可以尽管砸,抗议GFW的标语也可以拿着满街转,只要不撼动整个体制就没有太大的风险。只是往后方滨兴本人可能会越来越难找,甚至退居二线。民怨实在大了,也可以换一个新面孔以改革派的面貌出现,继续方滨兴的事业。

这或许正是中国千年轮回的悲剧。秦桧虽然最终跪在了岳飞坟前,这并不能阻止皇权专制在此后又延续了1000年,也没能挽救中华民族一步步走向历史深渊。比惩罚作恶者更为迫切的,是对于体制的反思。中国人只有让皇帝下跪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站起来的一天。

推特人品指南 —— 做一个杰出的推特公民

科技 3 feedbacks »

Link: http://t.tuitui.info/viewthread.php?tid=554

写这篇指南的主要目的是为推特的普及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工作。另外,出于对牧师@newsinchina几个月来为推动推特在中国的普及所做努力的尊敬和感激,这篇文章将在牧师的推友之家首发。

必须声明,这篇指南是写给使用过一段时间推特、对于推特的基本功能有一定了解的人。如果您刚刚开始使用推特,或者希望知道如何使用推特,请移步至此处此处

另外,这篇指南很大程度上参考了Janet Fouts女士和Christine Norton女士的两篇文章,某些地方甚至可以说是直接翻译了原文。不是笔者懒惰,实在是由于原文非常出色。笔者在此表示由衷的感谢。读者可以在此处此处找到原文。

和任何其他社区一样,推特也有一些“潜规则”。这也是这篇指南的侧重点所在。文章的大部分内容涉及推特上的礼仪和行为规范。换句话说,这篇指南将帮助您的和您的推友们建立更加良好的互动关系。

为了使每个人都能在推特上拥有美好的经历,让我们都努力做一个杰出的推特公民。

  1. 简介和相片:在开始你推特生涯之前,你应当先花一点时间让别人知道你是谁。当别人看完你精心编写的推后,通常会到你主页的简介里挖掘更多关于你的信息,来决定是不是追随你。如果你使用的是默认图标作为头像,或者简介里空空如也,他们便会迟疑。而这一迟疑,通常就意味着永远的擦肩而过。

  2. 挑选追随者:不要一下子追随太多的推友。仔细挑选你希望追随的人,你应当以能够通过他们获取有价值的信息做为目的。你追随别人不应以换取别人的追随为目的,你也不一定要为了感激别人的追随而追随别人。记住,你的目的是建立联系和信息渠道,而不是简单的增加你的推友数量。

  3. 不要使用自动追随:请谨慎使用有些推特软件提供的自动追随功能。因为你会发现自动追随功能可能使你一天追随上百个人。记住,追随是为了建立良性互动。如果你使用自动追随,你将不可避免地发现你追随了许多和你没有共同话语、八杆子打不着的人。你会发现你的大部分时间将花在删除不需要的追随者和处理泛滥成灾的信息。

  4. 分享信息:提供有用的信息、和别人分享你认为有价值的东西,这样会使你更受欢迎。分享链接的时候,应当给出一个简洁的描述,让别人可以在点击前知道一个大概内容。并且应该留出20-40字的空间,给别人加入自己的评论,同时也方便别人锐推。

  5. 质量高于数量:推特上的信息泛滥成灾,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许多人发推时的不谨慎。不要以为发推的频率和数量决定你的受欢迎程度。除了你之外,有多少人会真正对你中午吃了什么感兴趣呢?同时,也应该尽量避免锐推已经被锐推了无数遍的重复信息。相比之下,提供你熟悉领域的有用信息,或者在你的专业领域提供专家意见要有意义的多。一个简单的指标是:以一天10条推为上限。

  6. 心存感激:当向你的追随者咨询某个问题的时候,或者当希望别人帮助你锐推时,加入“请帮推”并感谢帮助你的人,这样你会发现事情往往会变得容易很多。让别人知道你对他们的感激,哪怕是给他们一封私信或者电子邮件道谢。同样,你也应该帮助向你寻求帮助的人,或者告知谁或许可以帮助他们。

  7. 注明出处:当你发现了一个好推并希望和他人分享时,你应该尝试找出原作者的推特ID或者出处,并且和原文一起发送出去。不要剽窃也不要篡改,尽量保证原文本来面貌(除非因长度原因需要删节)。

  8. 谨慎使用私信:直接发送私信仅限于特殊目的,应尽量避免骚扰别人。没有必要的私信很容易使别人产生反感。劲爆消息也应该公开传递,这样也方便他人锐推。

  9. 不要过于自恋:你或许各方面都非常优秀,但是和任何社区一样,过分闷骚在推特上也是不受欢迎的。在介绍你自己的同时,不妨也谈谈你崇敬的人或者和你一样出色的人,给出一些链接和别人分享。

  10. 注意形象:以你自己的角度讨论事情,但是记住你是在公开讨论。不要说一些今后会让自己后悔的话,也不要残忍地攻击他人。你的敌人或许会在暗中收集你的信息,并将其向你不希望的方向传播。

  11. 保持透明:如果你上推是纯商业目的,或者仅仅是为了寻找工作,这也未尝不可。但不妨让别人明确地知道这一点。越公开你的目的,你就越容易达到你的目的。如果你使用推特来为产品做宣传,则应该将频率控制在一定限度之内,不然会有适得其反的效果。

  12. 扑灭怒火:有些个人热衷于散布谣言、诽谤攻击、恶意抹黑并挑起争端。这样的言论应该被扑灭。没有经过考证的信息和经不起推敲的信息应尽量避免以讹传讹。

  13. 保持开明:当你开始建立属于自己的推特人脉时,请保持开放的胸怀。如果你的话题永远一成不变,你的追随者们也会逐渐对你失去兴趣。仔细聆听他人感兴趣的事情,并和他们交流。说不定你也会因此发现值得尝试的新鲜事物。

谷歌的尊严

随想, 科技 Send feedback »

新年伊始,互联网暗流涌动。继昨天百度被黑之后,今早在又被窝里得知另一条劲爆新闻:谷歌将撤出中国市场。一切都是那么地突如其来,给人感觉2010年将是充满变数的一年。

谷歌在声明中控诉,由于其邮件系统遭到“来自中国国内黑客有组织的”攻击,并且攻击以窃取维权活动者的通讯资料为目的。出于自身安全考虑,如果中国政府不放弃对于搜索引擎的审查,谷歌将撤出中国市场。

对于精于外交辞令的谷歌来说,声明中所阐述的这个理由显然和撤出中国市场并无因果关系。很明显,如果撤出中国能够避免类似攻击,则只需要低调地将邮件系统撤出中国即可。而选择高调地摊牌,则显然说明谷歌已经充分做好了走人的打算,而走之前选择揭露一点台面底下发生的细节,想必是在警告对方,为自己的全身而退做好了铺垫。当然,其中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博弈,目前我们不得而知,但相信几日之内必现端倪。

众所周知,谷歌这些年忍气吞声受了不少恶气,在中国受到了无赖政府的严厉打压,投入和产出完全不成正比,并且在可预见的将来没有希望战胜本土强盗——百度。而后者却在暗地里厚颜无耻地窃取自己的技术并且在和自己的较量中占据上风。

谷歌选择离开,首先,应该说是务实的抉择。作为一个成熟的商业公司,谷歌的首要目的就是对股东负责。这一点我们必须认可。同样,我们也没有理由认为谷歌必须对于某个国家国民的福祉承担某种道义上的责任,虽然最终谷歌还是做到了。

如果不是在不公平的竞争中处境不佳,谷歌会不会选择继续忍气吞声我们只能臆测,我甚至更倾向于认为谷歌很有可能像微软、英特尔、思科、IBM等公司一样选择继续留在中国,即便如此,我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谴责谷歌。

然而,这个互联网巨人似乎冥冥中被历史赋予了更大的使命。在饱受摧残之后,谷歌最终还是以潇洒而又老练的方式,在世界媒体的聚光灯下扬长而去,既给中国网民多年的期待有了交代,赢得了鲜花和掌声;同时也在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之下给了无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还不失时机地给行业中的小弟弟小妹妹们冷不防来一个釜底抽薪,仿佛是在提醒他们,别忘了谁他妈才是老大!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谷歌的离开,告诉了我们,在不能改变的情况下,起码可以选择有尊严地离去。这是谷歌的尊严,也是做人的尊严。

新年寄语

随想 1 feedback »

零九年过得飞快。奥运会似乎刚刚闭幕、地震洗劫后的场景仍历历在目、结石宝宝的哭泣依然回响,零八年的事似乎还没理出个头绪,一零年已经近在眼前了。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就拿最近一个月来说,大事小事屁事鸟事就实在太多。

在哥本哈根,小流氓们终于遇上了老流氓。小流氓们说:地球太脏了,这样下去不行啊。老流氓说:别跟我来这套。都是你们搞的,现在好不容易轮到老子污染污染,你们不让老子爽一把,门儿都没有。小流氓们说:那咱一块儿吧。

晓波入狱了,北京香港沆瀣一气勾搭成奸,人们再一次绝望了。伊朗人革命了,中国人莫名地激动了。是不是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即将到来?如果中国错过这班末班车将会滑向何方?套用《一九八四》中的一句话:如果有希望,希望在互联网。

有人说,上帝让人毁灭,必先让人疯狂。相信在新的一年里,很多领域里我们都将见证这句话。

新年的钟声临近。在这最后几分钟里,特别想祝愿在新的一年里,那些无家可归的的、有家难归的、无国可归的、有国难归的,一帆风顺。但愿新的一年里:

承受苦难的,要顶住,希望往往出现在拐角处。
不懈努力的,要忍住,不经历风雨见不到彩虹。
春风得意的,要稳住,富贵荣耀无非过眼烟云。
嚣张跋扈的,要打住,出来混迟早还是要还的。

共勉之。

道生一

科技 2 feedbacks »

上个周末一口气写了两篇文章。由于用力过猛,致使我的博客三天之内即遭封杀。网监处的工作人员工作效率之高令人叹为观止。你们是全中国最高效、最与时俱进的公务员,你们辛苦了。

我测试了一下,他们并没有直接封我的IP,而是把我的blog.hnjhj.com次级域名列入了黑名单。症状是,我博客域名下的任何地址都无法从国内访问。而且我还发现,一旦黑名单上的这个域名被访问,封锁效果会在短时间里(五分钟左右)扩散至整个hnjhj.com顶级域名。

其实我也知道我的博客能够幸存大半年实属不易,这次再次被墙也在预料之中。这不,blog1.hnjhj.com这个镜像已经开通,国内的朋友可以从新的镜像RSS继续访问。大家应该也看出规律了,以后依此类推。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今天就来实践一下。

有时我也纳闷,有这个闲工夫跟我玩,怎么不知道做点利国利民的事呢?

最后,非常感谢Amy老师及时告知。

中国网络封锁和监控简史(后续评论)

科技 1 feedback »

前一篇文章总结了十年来中国网络封锁和监控的发展历程。为了尽量做到客观和简洁,不得不避免参杂个人的立场。现在,我将试图回答几个耐人寻味的问题。首先,我将分析中共为什么会从2009年后半年开始,不遗余力地,甚至是丧心病狂地向互联网宣战。其次,我为什么认为中国互联网监控的历史可能在第三阶段结束。这里的讨论以我的主观看法为主。

要了解为什么互联网的出现使共产党如坐针毡,首先要知道共产党历来最害怕的是什么。答案是:真相和组织。维护一个独裁专制制度,古往今来靠的都是欺骗和恫吓。前者靠笔,后者靠枪。而专制制度的天敌,则是使谎言不攻自破的真相和组织起来的群众。在中国,这两点在互联网进入之前都是不存在的,或者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在这两者之间,共产党对于后者的恐惧远远超过前者。这也是为什么冉匪每天在博客骂共产党,骂了六七年什么事都没有,而晓波的文章上网后当天就被关押,一年以后仍然渺无音讯。刘写的几乎每一句话冉都说过,刘写得甚至温和许多。但是前者作为一个团体的代表,显然更有号召力;而后者已经太多,抓不完。与其说是权宜之计,不如说是无可奈何、力不从心。

互联网的到来,以一种史无前例的形式恰恰在这两点上向当权者发起了严峻挑战。

互联网的高效众所周知。一个按钮,一本书从美国作家的案头直接发送到中国读者的手中;提交一篇博客,几秒钟以后数万人在电脑前共同阅读;推特上的一句牢骚,瞬时间几万人在手机上同时收到。真相在互联网上传播的速度迅雷不及掩耳,并且不需要成本,而且难以追踪和拦截。

更让共产党恐惧的其实是互联网带来的第二点,既组织。互联网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形式将人聚集在一起,这种组织看似虚无缥缈,其实紧密。互联网的组织跟传统意义上的组织有本质的不同。几天前网上的热烈讨论,几天后就可能演变为市政府门前的抗议示威。你不知道这些人都来自何方,也不知道这是何时发起的,你甚至无法知道是谁组织的。要想用传统的方法找出少数“罪魁祸首”,就像希望找出究竟是哪片雪花造成雪崩一样毫无意义。

从伊朗到中国,互联网最近的发展趋势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在独裁者的眼中,它的威胁已从经从传播真相转向组织群众的方向倾斜。这也是之所以政府要迫不及待地向一切社交平台、信息传播平台和资源分享平台发动总攻的原因所在。因为共产党知道,这两个条件一旦全部满足,那么对于自己也就意味着游戏即将结束。

以往他们在这两方面的努力都成功了,如果他们这次依然能够在游戏结束前发现秘笈,能够成功驯服互联网,并且熟练地以高科技手段重新夺回互联网的话语权的话,那么专制制度将进入前所未有的全新境界,中国将进入名副其实的极权社会。如果他们没能找到克敌制胜的法宝,那么中国也必将转型进入民主社会。因此,这场竞争没有第三种结果,胜利的回报巨大,同时失败的代价也很高昂。既然保持现状已非选项,那么就必须先发制人,而且必须把任何有效的组织扼杀在萌芽阶段。

但是,令共产党最为苦恼的是,这次的情况完全不同。他们其实自己比谁都清楚,这个难题是无解的,原因也是非常现实的。首先,这些平台大多不在中国。即便是在中国被拿掉的,拿掉后也立马移民国外了,然后可以毫发无损地重新投入运作。其次,中国政府投入巨资建设的金盾工程,始终没能提供任何可靠的方案彻底断绝国民和这些平台的联系。不仅如此,更为尴尬的是,政府每一次试图切断这种联系的努力都使更多的民众学会了翻墙。

对于中共来说,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果不能成功,那么接下来怎么办。

很显然,共产党如果在有限的时间里没能找到救命稻草的话,那么就将直面一方面不断缩小的谎言空间和另一方面逐步扩大的社会动员。乍看来,似乎最终关闭互联网做困兽之斗是自然而然的也是唯一的结果,但其实不然。

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一大功绩就是软化了独裁者的意志。跟他们的父辈祖辈相比,如今的当权者对于利益的兴趣已经远远超过对于权力的兴趣。当初毛、邓敢做的,难道胡、习也敢吗?当初对于满脸期待的大学生敢做的,难道对于一脸绝望的工人农民也敢吗?所以,我认为不管是闭关锁国还是血腥镇压,再次发生的可能性都很小。如果给他们选择机会的话,我想他们情愿放弃权力也要保住去美国安享晚年的机会,尤其是那些游离在权力外围的。

所以仔细分析会发现其实仍然两种可能性并存——完全封闭网络和主动开放网络。对于中共来说,主动开放网络的代价无疑是毁灭性的,但是完全封闭网络的代价同样是高昂的。这种代价我在前面的文章里已经讲过,高昂到可以使共产党内部——在权力外围向权力中心不断施加的压力下——发生塌陷。也就是说,最终可能发生这样一种情况,就是开放网络的压力并不是来自民间,而是来自于共产党内部。

那么,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中国的网络防火墙亦有可能像东德的柏林墙一样,在瞬间主动开放。届时,中国的网络封锁和监控的历史将大致结束,中国的互联网将先于中国的社会实现自由。我个人认为,这种可能性稍大。

中国网络封锁和监控简史

科技 6 feedbacks »

第一阶段:封锁少数揭露真相的网站

还记得我离开中国的前夜。当时正值某组织遭受全国性的清洗。明明几天前还可以登录的网站,忽然间都无法登陆了,有的页面更为可疑,打开一半时突然出错。和许多人一样,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清楚体验GFW的存在。只是当时并不了解它的工作原理,也对之束手无策。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虽然短暂,但却印象深刻。从那时起,中国正式对互联网上的内容开始了审查。这应该是1999年前后。

在这一阶段,被封锁的多为国外网站,这些网站无非是民运人士活动的前沿阵地,对于国内大多数人影响不大。除此之外,这一时期被封闭的还包括Wikipedia、YouTube等智库型的网站。这些网站提供的真实信息使政府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

由于当时GFW采取的方法是将主机列入黑名单和对页面进行关键字过滤,所以有很多方法可以绕过。翻墙软件随之开始在国内兴起,当时的方法也主要是基于HTTP代理。但很有意思的是,直到今日,这些翻墙软件居然无一是墙内的中国人自己开发的。

诞生之初的GFW,从一开始起就暴露了行动迟缓的特征。GFW运作无非是发现一个屏蔽一个,这种守株待兔的被动做法使漏网之鱼甚多。也正是由于这一时期的行动迟缓,才会有后面无法逆转的发展。

第二阶段:遏制国内不和谐声音

随着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民主自由的信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地进入了中国普通知识分子的视野。随之而来的是国内BBS、论坛、网站、博客上不和谐的声音逐渐增多。

由于这些“有害”信息都是在中国互联网内部的,所以设置在国境线上的GFW审查设备根本无用武之地,新的方案呼之欲出,其中不乏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网络监控的主战场也从国外转向了国内。

对于这些越来越多的国内“有害”信息,政府机构采取的主要方式是威胁国内的网民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这段时间颁布了一系列的条例,如实名上网、网站备案,以及规定网站对于用户发言负法律责任,逼迫网站实行自我审查。一时间,许多著名论坛、博客、网站人人自危,关闭和删贴风起云涌。其中不乏一些国际性的著名网站,如谷歌和微软,他们在压力下不得不对中国政府妥协。

同时政府又雇用一些“网络评论员”——五毛——对网络民意进行引导。最诡异的监控方案莫过于2009年5月工信部出台的绿坝预装方案。这一方案一出台便如过街老鼠般遭受各方强烈抨击,最终不了了之。但是这一方案的提出从一个侧面体现了政府对于互联网正面临全面失控,并极力争取以简单粗暴的手段夺回控制权。这一信息使网民信心大增,同时也让这场原本暗中的较量摆上了台面。

这一时期的网络监控对许多人生活造成了影响,也引起了普通人的反感、好奇和关注。网络上一时间怨声载道。同时,由于许多国内关闭的网站被迫流亡海外,一个适得其反的结果是,在这段时间内,翻墙在国内网民间迅速流行开来。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同一时间,一场封锁和反封锁的竞争在翻墙软件和GFW之间展开,双方都不断以升级来抵消对方的升级。但是,GFW始终无法找到终极封锁方案,却始终有翻墙软件可以找到它的破绽,GFW再一次在这场竞赛中面临尴尬境地。

第三阶段:向信息交流平台开战

经过这两个阶段一路伴随中国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人,由于对于自由获取信息产生了依赖,同时对于传统媒体习惯性的撒谎忍无可忍,翻墙已经成为许多人生活的一部分,更多人也开始加入翻墙的行列。这段时期另一个重要的现象就是许多互联网专业人士加入了翻墙的行列。他们对于翻墙技术的传播和革新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他们借助最新的互联网技术给GFW出了一个接一个的难题。

这段时期又恰逢大事件发生的高峰期。民族事件、历史纪念日、自然灾害、庆典盛会、维权示威、黑恶事件、食品医疗事故等等层出不穷。这些事件的报道和揭露都借助最新的网络技术以不同形式得以实现,直至网络直播形式的出现,彻底击毁了传统媒体形成的信息垄断,引起政府的强烈恐慌,同时也促进了网络维权事业的蓬勃发展,为即将到来的更大规模的抗争做好了准备。

大到社交网站,如Facebook,小到微型博客,如Twitter在这一时期纷纷落马。基于P2P技术的资源分享平台,如VeryCD、BTChina也在这一时期沦陷。从2009年后半年开始,传播信息的平台成为了这一轮争斗的主战场。但是很快,政府将会意识到,真正的敌人不是这些平台,而是信息传播本身。

这一阶段将是决定输赢的一步,所以政府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最后一搏。在可预见的将来,从文字到图片、从音频到视频,所有形式的传播都无法幸免。更多的网站将被关闭、网络审查设备的更新将会更快、更多的网监和五毛将被雇用。直至监视所有即时通讯、电子邮件、短信;监听所有移动通话,当然也承受更多来自社会的责骂。这虽然无疑将耗尽社会资源,但似乎是唯一的出路,因为这一步如果不能一剑封侯,那么双方心里都很明白,剩下的选择只有缴械投降的方式了。

第四阶段:切断一切信息交流

如果还有第四阶段的话,这一阶段将是短暂的。届时中国将关闭互联网、移动电话网,新疆的局面将会扩散到整个中华大地。和朝鲜一样,中国将回归飞鸽传信的年代。届时大量外资将撤离;股市将崩盘,改革开放活动将顺利落下帷幕。

最近发生的一切,说明历史已经走到了第三阶段的后期。在经历短暂的黑暗之后,光明最终将会到来,互联网的到来加快了这一历史进程。对于他们来说,真希望一切都可以重来。

见过欧巴马大爷

随想 Send feedback »

欧巴马老师和中国年轻人的见面会昨天在上海科技馆举行。欧巴马的演讲总体来说很和平,到底是和平奖得主。没有任何“过激言论”,甚至连一句直白的话都要按照中国人的传统,兜一个圈子来讲。比如这句,“Universal rights should be available to all people”。这句话被他这么一婉转其实是有严重问题的。与生俱来的叫“权利”,权利是不能被“made available to”的,这样就变成一种恩赐了,我们只能说把被“剥夺”的权利还给人民。作为一个堂堂的美国总统,这种低级的常识错误太不应该了。还有一句一样委婉得令人反胃:“I am a big supporter of non-censorship”,我的第一反应是,did he say he's a supporter of “nonsense-ship”?

这也没办法,杨白劳来黄世仁家做客,说话不能太嚣张。总而言之,整个过程我认为非常作秀,演讲作秀、提问作秀、回答也很作秀,跟看电影一样。到最后只能自问自答,估计他自己也很痛苦。结束前勉强回答了自己人事先准备的一个关于互联网审查的问题,也算是对中国年轻人稍微有了一个交代。

另外一大悲哀就是中国的年轻人仍然严重缺乏想象力和自信心,至少是被选去提问的那些。很纳闷为什么年轻人总喜欢问一些老年人问题。什么多元文化啦、阿富汗战争啦、诺贝尔和平奖啦,估计知道这些欧巴马应该准备过,比欧巴马秘书都贴心。不是说这些话题都不合适问,但你要问得有点水平,要尖锐地问,不能循循善诱地问,而且不能只问这一类问题,这太不合情理了嘛。闭上眼睛想一下,一个你期待已久的人,从电视屏幕上出现在你面前,你一辈子只能和他说上这一句话的人,妈的你怎么想到问这些的?你以为这是国务院新闻发布会吗?

我注意了一下,所有提问的学生,提问的形式都很相似。上来都是一个比问题长很多的开场白,先表达一下内心的激动,接着介绍一下自己,代表一下别人,欢迎一下对方,然后很得意地问一个很傻逼的问题。问问题的最高境界是让回答者哑口无言、起码是语无伦次,实在不行也要让他伤一番脑子。你又不是托儿,那么矜持干什么。问不出高水平的问题也至少应该问自己感兴趣的,不然就别问,把机会省给别人。当然,许多人相信这些被选出来提问题的都是群众演员,提问内容都是剧本里写好的。又有人揭露,所谓的学生代表很多都是学校团党支部书记,穿西装打领带列队出来现眼也是组织需要。

虽然整个提问过程中脑残层出不穷,有敦促美国尊重多元文化的;有代表台湾人民的表达关切军售问题的;有引用孔子来装逼的等等。但所有提问中最残废的莫过于这个问题:“你给中国带来什么?又想从中国带走什么?”。当时心里默盼,真希望欧巴马能从中国把这个傻逼带走啊。很能体会银地老师当时顿足捶胸的心情,估计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当时都想冲上去将之暴K一顿。

原本期待年轻总统和年轻学子们的激情碰撞,没想到却是一场不着调的中美联袂走秀。

从金盾到绿坝

科技 3 feedbacks »

我曾经将金盾工程比做信息时代的雕版印刷术,这是一件极其劳命伤财、既不得人心又效率低下的一种不合时宜的信息审查方案。其规模、灵活性和复杂程度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其永远是落后于时代发展的。作为金盾工程的核心部分,其防火墙(GFW)的运作中的一个基本假设是:数据传输都是以纯文本形式进行的。而这一脆弱的假设一旦被推翻,GFW便会轰然坍塌、形同虚设。

如果金盾是信息时代的雕版印刷术的话,那么最新出世的绿坝就是原子能时代的钻木取火。我们可以姑且把绿坝看成金盾的桌面版本,只是把墙筑到了你家,并且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可以想出这么简单粗暴的方法,实在是太无敌了。

捆绑,这个令微软心旷神怡的字眼,在大多数国家都被声严色厉地禁止的时代,而我们的政府却花费巨资,大力资助。无论多么优秀的软件,都不应该有独霸市场的特权。否则这对于用户、企业乃至整个软件业都是噩梦。微软当年也是因为这个,差点被拆分。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自己意淫多年的梦想,在大洋彼岸能够如此顺理成章地轻松地实现。

为了了解绿坝方案是多么粗陋和缺乏可行性,我们姑且假设政府的目的是善良的,虽然这种假设在任何国家、任何时代都是非常危险的。

其实,所谓的免费,乃是掠夺的委婉说法。一年四千万政府资助其实就是所有人共同买单。首先,这很明显就是剥削不使用电脑的人群。另外,如果使用Windows的孩子需要保护,那么使用Linux、OSX等的孩子则也不应该受到歧视。为什么纳税人的财富被用来使某一部分人得到呵护?这显然是荒谬的。如果必须免费的话,我建议政府立即实行Linux用户退税政策。

从技术方面来看,如果要起到强制监管的作用——无论目的为何——则必须将软件植入Windows内核,不然的话,任何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卸载。其结果无非是买回家来第一次开机时多一道工序罢了,浪费大家时间,毫无意义。因此,作为第三方软件的绿坝很难让我相信能有任何用武之地。

其次,哪怕植入Windows内核也是靠不住的,因为操作系统是可以重装的。除非政府买通微软,让这个弱智软件成为其中文版操作系统的标准组件。但这还是不够,因为这对于Linux等其他社区就不起作用。这无非将导致更多的用户转而使用微软竞争对手的操作系统,所以微软肯定不干,何况植入这种残疾软件将极大地威胁已经安全隐患深重的操作系统。

那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植入BIOS或是网卡等硬件设备。估计英特尔也肯定不干,因为这会使其硬件的速度慢1千倍以上。我相信,又一批嗅觉敏锐、利欲熏心的中国企业家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届时不仅中国的软件业,连中国的硬件业也有望随之起飞了。

把大坝修到家里,这显然说明洪水已经逼近。但是大禹告诉我们,治水不能靠修坝。然而四千年过去了,我们的水平仍旧停留在大禹他爹的年代。从金盾到绿坝,曾经饱尝闭关之痛的中国人,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竟仍然热衷于专研锁国之术,这种健忘令人心痛。

噗浪撞墙记

科技 Send feedback »

噗浪(plurk.com)撞墙了,Twitter想必也没空偷着乐,许多人判断Twitter成为下一个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噗浪从出世到出事不到一年的时间,一年不到的时间就能遭GFW的临幸,也算是又一个互联网奇迹。

对于始终活在Twitter阴影下的噗浪来说,这次撞墙应该不算是件太糟糕的事情。首先噗浪的主要用户群本来就不在中国。并且从统计数字可以看出,自从被GFW拦截之后,噗浪在Google的点击率迅速飙升,等于免费做了一次大型广告。从噗浪的反应也可以看出有借机造势之嫌。噗浪对外界的声明中得意地这样写道:

这次事件也使我们确认了以下两点:

1. 噗浪的确是一革命性的交流传播平台,它有能力帮助人们实时地就身边发生的事情进行交流。无疑,我们用户的一些谈话有可能使得中国官员感到难堪,但我们对此并不能完全肯定。

2. 同样有迹象表明,噗浪上已经聚集了一定数量的持批评态度的用户群,而这一群体已为中国政府所监控。但我们仍会感到骄傲,因为我们的名字得以和 Google,YouTube,维基百科,这些同样面对过审查机构的网络巨人比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我们正致力于一场社会交往的革命,世界最终会注意到我们的努力。

噗浪的声明全文见此处(当然,只限墙外浏览)。经过这次事件,噗浪凭借本身优秀的平台和免费的广告,取Twitter而代之想必指日可待。

按照我们往常的经验,当一个优秀的网站被GFW屏蔽之后,国内就会立刻出现一个山寨版本。比如百度百科、谷歌中国、土豆网、开心网等等。依此类推,想必“百度噗浪”应该已经在酝酿之中,不久就将腾空出世。从另一方面来说,GFW也在为扶植国内互联网产业做贡献。

噗浪撞墙这件事,既扬名了噗浪,又保卫了国家,还扶植了国内产业,所以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事。

那究竟谁是最终的受害者呢?


Contact. ©2017 by Jian Huang. multiple blogs / web hosts.
Design & icons by N.Design Studio. Skin by Tender Feelings / EvoFactory.
Entries RSS Comments RSS Log in
Valid XHTML 1.0 Transitional Valid CSS! [Valid RSS] [Valid Atom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