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文化"

香港印象四:贫富

随想, 生活 Send feedback »

今日香港很大程度上是当前中国大陆种种社会问题的一个缩影。富人在狂欢,底层在挣扎,中产在撤离,而且这些迹象表现得越来越明显。香港并不是一个对中产阶级十分友好的城市。要获得顶尖的生活水平,香港和发达国家相差无几;而获得发达国家唾手可得的生活质量,在这里并不是件轻松的事且通常花费不菲。例如,拥有自己的住房和汽车、令人满意的环境卫生条件、让孩子上个不错的学校、有闲暇和积蓄外出旅游、老有所养、病有所医……

香港是一个典型的没有税收也没有福利的社会,因此这里成为了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这里的富人为富不仁、穷人安于现状、中产转嫁压迫。经济增长的成果理应由全社会成员共同分享,而出于传统文化的影响,很多穷人并不认为自己有理由伸手向富人要求分一杯羹。而中产阶级则转而剥削外佣,这和大陆城市居民剥削外来务工人员如出一辙。他们都宁可自己活得更辛苦或者找机会转嫁这种剥削,也不愿向政府问责,改变不公平的分配制度。

在这样的制度和文化作用下,香港的贫富差距日益加大,中产阶层的生存空间受到不断挤压,整个社会处于恶性竞争状态,四处弥漫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悲鸣。在此背景下,香港的基尼系数在2011年达到0.54,香港社会再一次走到了风雨飘摇的动荡边缘。

对中产阶级不友好的社会不可能有未来。社会制度的制定不以全体社会成员的意志为基础、不以最大化社会福祉为立足点,那么包括经济成就在内的一切都将是昙花一现。

来香港生活5年,今天离开,是为纪念。

附:香港印象一:香港是个港 | 香港印象二:香港地铁 | 香港印象三:香港人

从推特中文圈看中国国民性

随想, 科技 17 feedbacks »

中文推特用户是推特上非常特殊的一个群体。他们总人数相对较少,但个人的粉丝数却相对较多。他们基本上可以称作中国互联网难民,因此惺惺相惜在所难免。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抛弃了中国主流社会,也同时被中国主流社会所抛弃。他们和中国主流社会格格不入,却同样难以融入国际主流社会,于是只能扎堆流亡于中国互联网的边缘地带。他们的处境在某些方面类似移民海外的华人。然而,他们在现实中的迷茫和不得志并不影响他们在虚拟空间里胸怀天下、指点江山。

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群体,在这个特殊群体中,你依然可以发现他们无处不在地展示着被他们毅然选择抛弃的东西——虽然隐藏得很深,但却根深蒂固的国民性。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确实在互联网上代表了中国人。

  1. 中心化:中国人崇拜偶像和权威,容易把一家之言当作金科玉律,同时缺乏独立思考和批判精神,推特上也是一样。推特上中文信息垃圾泛滥成灾,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盲目和重复转发一些毫无价值、充斥明显逻辑错误的信息。推特上真正意义上的权威和意见领袖极其罕见——哪怕是某些狭窄的领域——多的是一些沽名钓誉和滥用影响力和话语权的话痨。这些人同不加分辨的粉丝一道,在很大程度上摧残着推友们原本就已经非常糟糕的判断力。

  2. 信息单一:推特上和现实生活中一样,人云亦云现象十分严重。观点一边倒、信息单一、缺乏多元化;鲜有敢于发表不同意见者和挑战权威者;专业知识远不及布道和说教更具吸引力。中文推特圈除了记者、作家、社会活动者之外其实不乏各个领域的专业人才。然而诸如法律、计算机、财经、医疗卫生等各个领域的专家意见普遍不受关注,这导致了某些专业问题权威性信息的严重匮乏。这一点也体现了专业知识和技能在中国社会普遍不受待见的文化传统。

  3. 好争斗:中国人喜欢拉帮结派,不理解保持个体独立性的重要意义。虽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中文推友却经常相互鄙视、指责、谩骂、侮辱。法轮派、维权派,甚至激进民主派与温和民主派之间都能互相掐架,令人匪夷所思。虽然自己就是持不同意见者,但这不妨碍他们党同伐异。他们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不尊重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不习惯理性讨论问题,而喜欢诉诸语言暴力。

  4. 置身世外:和墙内的中国人一样,大多数中文推特用户喜欢置身于自己的小圈子,并安于自外于世界大家庭。他们情愿对于本国的某次群体事件、记者招待会喋喋不休,而对于世界其他地方发生的人道主义灾难缺乏基本的了解。发布英文信息的中文推友数量凤毛麟角,他们极少存在和其他国家推友的良性互动。同是软件开发人员或金融市场参与者,他们情愿在推特上和身边的菜鸟们纠缠不休也不愿和其他国际上的共事者们进行交流。

  5. 剽窃:中国人普遍不尊重知识产权,推特上类似现象也比比皆是。没有署名的引用、随心所欲的复制粘贴、擅自删节篡改等等不得体的行为屡见不鲜。这些人对于他人的无私分享不但毫不存感激,反而寡廉鲜耻地将他人的劳动成果占为己有。学术界的惯例值得提倡:引用必注出处、即使是原文中的错别字也应该保留原貌。推特传播过程中唯一可以接受的改动应该仅限于出于字数限制的原因而缩长网址为短网址。

出于对自由的向往让他们翻出了高墙,只是要翻越的恐怕不仅仅是防火墙。

香港印象三:香港人

随想, 生活 8 feedbacks »

香港人做事认真、严谨、务实是出了名的。能在这样一块小破地方能创造出这么一大片花花世界,不得不让人赞叹香港人不屈不挠的精神。香港人少有夸夸其谈者,多的是默默无闻、精益求精的无名英雄。香港是据我所知唯一一个把全城所有游泳池的每一个水池的细菌数量定期测量并且放在网上的地方。

香港人很可能也是全世界最爱干净的人。市中心办公楼和购物中心的办公室、电梯、走道和厕所几乎24小时有人打扫。香港人打扫厕所的热情尤为高涨,办公楼的厕所几乎两小时打扫一次。而且所有厕所都有每次打扫的详细记录摆在那里等你去查阅。我还偷偷去翻看过,绝对货真价实、一丝不苟,一次都不带漏的。

香港人餐馆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就是吃饭前大家一起动手洗碗。香港人吃饭喜欢用茶水把自己面前的碗碟、勺子、筷子统统洗刷一遍,似乎总觉得别人洗的碗碟不干净,非要自己动手才放心。我始终纳闷,碗碟如果不干净,您琢磨这茶壶又能干净到哪里去呢?

香港人的洁癖还体现在其他方面。香港拥有非民主体制下最廉洁的政府,这一在很多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香港人确确实实做到了。

香港人身上也有一些令人遗憾的特征。香港人应该是和西方打交道时间最长、走得最近的一群东方人,但是他们的文化中却罕见自由、平等与博爱等精神元素。

香港人崇尚个人英雄主义,不注重团队合作,等级观念甚强。在工作中,他们更积极地提升自身能力,却不太乐意拿出一些主动和别人分享。在生活上,他们倾注更大的热情来改变自己的境遇,而花很小的一部分精力用来从事人际交往和改变他人的境遇。

类似的,礼仪方面,香港人也更注重个人的道德修养,却淡漠人与人之间的融洽。香港人虽恪守成文的规章制度,公共场合却鲜见礼让助人者。和大部分中国人一样,香港人的礼节往往更注重表面文章。逢年过节互赠红包者多,真正关心和感激他人者少。

香港人的另一个显而易见的缺点是心浮气躁。香港人坐电梯时几乎所有人都会手动去按关门键。在被鄙视过无数次后,我这种等门自己关闭的人现在都不敢站在门口了。在大多数地方可有可无的关门键,对于大部分香港人来说似乎具有无比重要的意义。

香港人普遍按部就班、创造力差。虽然香港的现代化程度高,但却几乎没有创造性行业,大多数领域的创新与发展也受制于西方。香港人强调服从、缺乏变通。我有一次在图书馆趴着闭目养神,管理员走过来告诉我:请不要在图书馆睡觉。我告诉他:请不要打扰我思考。丫说:您必须睁着眼睛思考。

于是我败了。

附:香港印象一:香港是个港 | 香港印象二:香港地铁 | 香港印象四:贫富

香港印象之二:香港地铁

随想, 生活 Send feedback »

香港的地铁是全世界最繁忙、最拥挤的地铁之一。香港的人口是700万,而地铁每天的客运量是400万人次!香港地铁却有一个很讽刺的名字,叫MTR——“Empty啊”。

香港地铁站的一大特点就是采用颜色来区分不同车站。这是有极其重要现实意义的一项创举。这可以让人在前胸贴后背的上下班高峰时间,如沙丁鱼罐头一般拥挤的车厢里,透过胳肢窝底下的缝隙一瞄就知道是不是到站了。边坐车边打瞌睡都没问题,眼睛一睁,一片紫色映入眼帘,就知道是到铜锣湾了。

香港地铁的另一大特点是没有厕所,这一点——和其他诸多方面一样——也被上海地铁无情地传承下来了。好在香港人每次搭乘地铁一般不会超过一小时。

香港地铁的人性化还体现在换乘上。要换乘时通常只需从月台的一边走到另一边,这个专业术语叫做“跨月台转车”。更考究的是,往两个方向转乘都可以做到这样,这叫“双胞胎跨月台转车”。有兴趣的不妨网上查一查。

香港地铁和城市融合得非常紧密,形成一个复杂的地下商业交通网。比如在市中心的旺角站有14个出入口,红磡站也是14个,中环站13个,尖东站13个,尖沙咀站11……。这些出入口像触角般伸向周边的重要设施,将周边商业、餐饮、住宅、公共设施紧密融合。

乘坐香港地铁不但可以了解香港的很多地名,还有助于扫盲。比如“鲗鱼涌”是香港的一个地名,连蒙带猜,三个字我也就读对一个。查了字典才知道,“鲗”念“贼”。鲗鱼就是乌贼,“涌”念“冲”,河汊的意思。鲗鱼涌以前想必是乌贼开party的地方。其他如红磡、石硖尾、筲箕湾也都只能老老实实查字典。“磡”读“看”,是“悬崖”的意思。“硖”读“峡”古汉语里通“峡”。“筲箕”音同“烧鸡”,意思是“盛米用的竹筐”。这多大学问!

附:香港印象一:香港是个港 | 香港印象三:香港人 | 香港印象四:贫富

香港印象之一:香港是个港

随想, 生活 2 feedbacks »

香港是地无三尺平的这么一块破地方。从海边没走几步路就到山上了,哪怕在市中心都是这个样子。当然,也可以说香港是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就是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当初英国流氓能够看上这里,人家应该还算是比较低调的。

香港的繁荣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她天然深水港和长期奉行的自由贸易政策。哪怕是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香港的货柜码头始终云集了来自五湖四海堆积如山的货物。

香港几乎没有工业。港口里堆积的大部分货物是其他地方运来的并且要运到其他地方去的。香港的农牧渔业也都离自给自足相去甚远。所以,香港是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集体缺失的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换句话说,香港的经济全部仰仗第三产业——也就是服务业。香港发达的商业、金融保险业、旅游业、房地产、物流等行业全部是由转口贸易带动的。可以这么说,没有港口,就没有香港。

香港人也会时不时地提醒你注意,你脚下的这片土地是世界最牛逼的自由港口之一。在香港,对这片土地的正规称法是“本港”。同理,离境、出境在香港叫做抵港、离港。可见港口在香港人心目中的地位。按照这样的方法操作,以后上海人应该管上海叫“本滩”;秦皇岛人可以叫“本岛”,马鞍山人可以叫“本山”,造访马鞍山就是“造本山”。

附:香港印象二:香港地铁 | 香港印象三:香港人 | 香港印象四:贫富

回国日记

随想, 生活 9 feedbacks »

一月三日 浦东机场

飞机顺利抵达浦东国际机场。为照顾带小孩的旅客,工作人员引我们前往一条快速通道。每次旅行我通常享受比一般人更高的安检级别。上次去美国,登机前被抽查随身行李,全部打开不算,还要化验、回答问题;早上在墨尔本机场,安检时被抽查做全身扫描。最后,我的护照在经过额外检查后,我们一行三人在苏老师眼皮底下顺利通过了海关。想拍一张苏老师的工作照留念,差点没把相机给没收了。

一月四日 上网

每次回国,上网总是一件磨练意志的事。虽然像上海这样的地方,宽带普及率不亚于国外,但在网上自由获取信息始终是只有少数人才能享受的奢侈。每次回国前总是需要事先像挖地道似的准备好VPN、Tor Browser、自由门、远程桌面、代理服务器等软件,以绕过网上长城。曾经饱尝闭关之痛的中国人,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竟仍然热衷于专研锁国之术,这简直健忘得令人难以置信。

一月九日 市中心

带一个外国朋友溜达了一圈人民广场,感觉就像牵了一条藏獒上街。上海人民对于坐在地铁里吃糖炒栗子的老外的兴趣不亚于坐在上海地铁里的老外对于糖炒栗子的兴趣。可见,像上海这样中国首屈一指的国际化大都市的国际化程度还是很低的。据说今天是上海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也是我几年来未曾经历过的寒冷。想起了班主任董老师的一句名言:冷是冷的风。

一月十日 邮局

老外一早的航班。中午我去邮局帮老外料理后事。付了5块多邮资后,一个美女实习生给了我5张邮票,让我贴在巴掌大的明信片上。我问有没有面值大一点的邮票或是那种“邮资已付”的标签,因为明信片已经写得密密麻麻。美女实习生老师告诉我只有大邮局才有,大邮局离开这里不远。我说那我就去大邮局好了,然后把邮票退还给她。美女实习生老师亲切地告诉我:“邮局卖出邮票是不退的”。并且重音明显点在了“邮局”两个字上。这位新上岗的小邮局实习生显然非常得意自己的工作岗位。这点很好。

一月十一日 交通

上海地铁九号线也已经开通了。上海发展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规划的速度基本跟不上。经过宜山路站的有三条地铁线路,但是,我发现这三个宜山路站互不连通,换乘时需要出站后再进站。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上海火车站。显然是造完一条再考虑下一条的。想买一张交通卡,不知道附近哪里有。问了一个店主,店主琢磨了半天,说让我去交通银行问问。我婉言谢过这位热心的店主。我还是去交通大学问问比较靠谱。

Full story »

人口普查报告摘要

随想, 生活 10 feedbacks »

澳大利亚2006年人口普查第一批统计数据今天出炉了,感谢约翰同学几乎第一时间就发到了我这儿。以下摘取一些内容和大家分享。详细内容参见澳大利亚统计局网站。

人口:根据这次人口普查获得的数据,人口普查日当天(2006年8月8日),澳洲境内的居民人数总共19,855,289(一千九百八十五万五千二百八十九)。和6月30日统计局公布的20,701,500(二千零七十万一千五百)人相差1%左右。前一数字是实打实一个一个数出来的,但是不包括当天人在海外的澳大利亚居民;后一个数字是估计出来的(当然不是瞎猜的),包括了所有在澳洲本土的和在海外的(比如在伊拉克打仗的)澳大利亚居民。统计数字显示,澳大利亚居民里有86.1%是澳大利亚公民。这里要区分一下居民和公民的定义。统计局对于“居民”的定义是:除外交使节外,在澳大利亚有固定住所的人(比如海外留学生中的绝大部分)。澳大利亚“公民”是指国籍上的澳大利亚人。人口方面的统计都是基于居民而不是公民的。不管怎样,澳洲的人口总数终于算是达到二千万了(好不容易超过了上海市的一千八百万常住人口)。各省中,新南威尔士(650万)、维多利亚(490万)和昆士兰(390万)仍然位居前三。以前朋友问维省的人口数量时总说三百多万,今天方才恍然大悟,居然都快五百万了,怪不得觉得一下子拥挤了很多。

年龄与性别:统计数据显示,澳洲人口的年龄中间值为37。性别比例为100个女性比97个男性。在75岁以上人中,每1个鳏夫对应 4.2个寡妇。报告里有一句我不是很理解的话,原文是:Women were more likely than men to be divorced, separated or widowed。字面翻译是“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离婚、分居或守寡”。(不是很确定widowed应不应该翻译成“守寡”,也有可能是想表示“丧偶”的意思。不过问题不在这里)。说“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守寡(或丧偶)”我都可以理解,什么叫“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离婚”?除非是想说“某一些”女性更具有离婚可能性,不然的话,我认为总体来看男女离婚的可能性应该是一模一样的。试想一下,1个女的离了8次婚,那么对应也有8次男人离婚的纪录。假设男女总数一样,那么男女离婚可能性也必然是一样的。问题就是分母究竟应该是总人数还是结婚人数。(结婚人数男女是可以不一样的,比如1个女人和8个男人结婚)。但如果分母是两种人的结婚人数的话,这个结果其实没什么意义。“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离婚”这句话固然成立,但充其量只不过说明了“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结婚”而已。

民族与方言:记得不久前刚和一个朋友讨论过,我说56个民族算个屁,像美国和澳大利亚这种国家,怎么也得560个民族。这次的统计数据立马指出了我的错误:澳洲居民来自250个不同族裔。当然,考虑到分类原则的不同,我的说法可能不会相差太多。我是把汉族、藏族、壮族、回族都分开来算了,而澳洲统计局则没有。根据人口普查数据,排名前十位的族裔分别是:澳大利亚人、英格兰人、爱尔兰人、苏格兰人、意大利人、德意志人、华人、希腊人、荷兰人和印度人。最少的族裔分别是马赛人(Masai,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游牧狩猎民族,32人)、玛雅人(Mayan,127人)和鞑靼人(Tatar,299人)——有机会希望认识一下。方言方面,澳洲居民日常用语多达400种。排名前十的分别是:英语、意大利语、希腊语、粤语、阿拉伯语、普通话、越语、西班牙语、德语和印度语。(如果将粤语、普通话、客家话等等的中文方言加在一起统称汉语的话,汉语将远远超过意大利语稳坐老二的位置,但这些方言都互不相通,所以只能分开计算)。

出生地:70.9%的澳洲居民生在澳洲,22.2%出生在海外(剩下的6.9%没有声明,我很想知道为什么,希望不是忘了,要不就是已经没了)。所有海外出生的人中,排名前三的来自英格兰、新西兰和中国(不含港澳台地区)。有206,588(二十万六千五百八十八)现澳洲居民出生地为中国(不含港澳台地区)。

宗教:宗教方面,信奉基督教的占总人口的63.9%,占绝对主导。基督教各类别中排名靠前的分别是天主教、英国国教、联合教会、长老会和东正教。信奉任何其他宗教的加在一起不过5.6%,其中排名靠前的分别是:佛教、伊斯兰教、印度教和犹太教。无宗教信仰的人占18.7%。11.2%的人没有声明宗教信仰(可能还在思想斗争中)。特别有意思的是另外有0.7的人竟然“表述不清”自己的宗教信仰(不知是不是搞法轮功的,或是什么共产邪教。)

家庭:澳洲家庭平均收入为每周$1000-$1199澳元,相当于US$840-US$1007美元(¥6400–¥7674人民币)。澳洲妇女一生平均育有2个孩子(不算目前尚未生育的女性),第一胎平均生育年龄为29岁。统计数字还显示,三口之家平均拥有两辆汽车、女性平均干家务活的时间是男性的2倍。


Contact. ©2017 by Jian Huang. multiple blogs / web hosts.
Design & icons by N.Design Studio. Skin by Tender Feelings / EvoFactory.
Entries RSS Comments RSS Log in
Valid XHTML 1.0 Transitional Valid CSS! [Valid RSS] [Valid Atom 1.0]